您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2016专题 > 行走红河谷 > 新闻报道

蔓耗切片

0

作者:罗涵文/图 来源:玉溪日报 2017-09-15

在红河大峡谷的北坡俯瞰蔓耗镇。左下的桥墩是正在修建的元江至蔓耗高速公路的一部分。从1889年清政府与法国签订《中法续议商务专条》起,蛮耗(即今蔓耗)被列为口岸,是蒙自海关的分关,法国、意大利等国在此派驻领事;中国外贸商户派员驻此,广东、广西、浙江、福建等地商贾纷纷在此买地设埠,生意日渐扩大。

从金平县大寨乡到蔓耗街上卖山珍的哈尼族妇女

蔓耗村党总支书记王金华(左)在给村治保员韦志文安排工作。两位土生土长的当地人祖辈都是从广西百色来这里开商号的壮族人。王金华说,现在蔓耗做生意的,都是两广、浙江、湖南、四川人。

红河河道上的挖沙补给小船。今天的蔓耗是一个以农业为主的小镇,昔日水陆联运码头的繁荣景象已成历史。

集市上待价而沽的背篓。这种日常生活用品与整个红河谷地区的各族人民休戚相关,不可须臾离开;这种背篓也只有街子天才有卖。

与红河州的大多数地方一样,烧豆腐摊就是蔓耗的一大特色,从四面八方来赶街的各族群众都是烧豆腐加米线解决午饭。

蔓耗街上最大的摩托车商号是浙江老板开的,每逢街天,商号既卖摩托车也修摩托车。

手机店铺门口的促销美眉

因为蔓耗高温高湿,街子上不时出现不穿上衣的男人,他们自由自在,旁若无人,仿佛出入自家客厅。

上个世纪从四川乐山嫁到蔓耗的曾述芬领着孙子在摩托车上玩耍。她的丈夫罗金祥是蔓耗第一代码头工人的后代,现在码头没落了,一家人做香蕉批发商业代办生意,一年收入30多万元。

 

从金平县阿得博乡到蔓耗街上开食馆的哈尼小伙李阿者

傍晚骑摩托车翻山越岭回家的当地苗族人

 

    “一朵花开在时光深处,拾花而行,我们在云朵之上相遇。”这个日子,处暑节气的前两天,相对于一年当中“行走红河谷”的任何一天,蔓耗的村寨和山谷一样,是喜庆的、欢愉的、热烈的、喧嚣而嘈杂的。此时,在40摄氏度的气温中与同事小崔拍完夜景,从峡谷山石嶙峋的北坡下来,到红河岸边投宿一家名为“古码头”的旅馆。
    暮色渐呈浓重,越来越厚实地围拢过来。终于,小镇完全属于夜了。今夜,蔓耗被黑暗包围、被大山包围、被热浪包围、被红河的波澜与涛声包围、被氤氲的水汽包围,我待在旅馆里,想关于蔓耗的一切。
    蔓耗旧称“蛮耗”,是红河下游河谷边一个小镇,是个旧、蒙自至越南老街、河内的必经之地,由于地处红河航运的重要节点,有史以来一直受人关注。地处红河边的蔓耗不足1平方公里,南北两岸被大山拥抱,与金平隔河相望,是个旧、元阳、屏边、蒙自、河口六县市的结合部。镇辖黄草坝、黄木树、阿龙古、蔓耗、马堵山、牛棚6个村委会27个村民小组,人口5000人以内,是彝、壮、傣、苗、布依、哈尼、汉等13个民族的居住地,盛产香蕉、芒果、木薯、花生、甘蔗、小米辣等热带经济作物。
    红河水系早在西汉时期就已被认识并作为水运道路加以利用。《汉书·地理志》中说:“自西随(今金平)至交趾(今越南河内),崇山接险,水路三千里。”唐代,自越南北方入云南的水陆交通线路是,自今越南河内,溯红河航道而上,经云南河口至蛮耗附近,水路“凡千五百五十里”。然后自蛮耗或阿土转取陆路,沿个旧、蒙自、建水、通海、江川、晋城而抵昆明。唐朝中期的天宝六年前后,朝廷曾对红河航线进行进一步拓展。据《南诏德化碑》记载:“唐朝剑南节度使章仇兼琼奉命开步头路,方于安宁筑城……”开步头路的目的,是以红河航道为枢纽,向云南西面和北方拓展红河航道,并缩短北上陆路的途程。自越南北方取红河水路至河口、蛮耗转陆路北上昆明,再由昆明转西边陆行,到大理,出国境,至缅甸,通印度;又自昆明陆行北上,入四川,达中原,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步头路”。《蛮书》中说,“从步头船行沿江三至五日出南蛮”,说的就是从蛮耗行船至越南老街。至于步头路的起点,各个历史时期都不相同,从汉代至清代,有通海、元江、建水、阿土、蛮耗和河口等地。但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步头路的开发,有利于南北交通的往来、边疆与内地的密切联系和国家的统一。唐代南诏与安南(越南)之间利用红河水道及步头路的便利,说明在1300多年前,人们已经对红河的地理环境和航运条件有了深入的了解与深刻的认识,创造性地开辟了两条最能充分利用红河航运功能的交通线路,使地处内陆的南诏政权能够利用最便捷的出海通道,密切了南诏与安南之间的经济文化交往,也扩大了云南与海外各国的联系。
    “蛮耗”是傣语,意为“河谷”。这里海拔150米,山高谷深,气候炎热,向来被人们称作“瘴疬之地”而视为畏途,但由于蛮耗是红河航运的起点,处于交通的咽喉位置,19世纪后期成为法国殖民者掠夺云南资源的一个重要口岸而逐渐名声大噪。
    近代以来,蛮耗随着西方殖民者的入侵以及地区经济社会的发展而逐渐升格为口岸,成为个旧大锡和各种地方土特产品以及外国商品的集散地。1910年滇越铁路通车后,沿线地区对外贸易的交通成本大大降低,推动了本地的大锡等产品进入国际市场;云南的地理区位也从全国的边疆末梢一变而为面向世界开放的前沿。
    据《开化府志》记载,“大船三百,小船千条,来往如蚁”。商贾云集,货物如山,当年蛮耗的繁忙盛况可见一斑。1892年至1909年的17年间,平均每年常驻蛮耗的外来人口达1.3万人,是本地居民人口的2.5倍;平均每年用于运输进出口货物的船只达1.2万艘。另据民国《四十七年云南出口锡统计册》记载,1889年法国殖民者在蛮耗设立海关分关至1935年的46年间,从红河航运出口的大锡占总产量的80%以上,其中有12年占到96%。1907年,出入船只一度达到1.8万艘,蛮耗盛极一时,号称“小香港”。
    1940年8月,日军入侵河内,法国人投降,越南沦陷。驻越日军为摧毁中国西南的交通枢纽,派出大批飞机轰炸红河沿岸的港口、码头、铁路和公路。蛮耗码头数次遭到日军飞机的狂轰滥炸,几乎夷为平地。至此,红河水运基本断航。抗战胜利后,当地仅存少数民间小额贸易船只在红河沿岸运输土特产、山货或从事两岸的摆渡活动,今天,蛮耗已改名为“蔓耗”,是一个以农业为主的小镇,昔日水陆联运码头的繁荣景象已成历史。蛮耗口岸的兴衰,是当地社会政治、经济贸易发展变迁的历史缩影。
    夜色长寂,红河涌涌,山顶走动着树木和香蕉。流水隐隐地穿过耳膜,抚摸着嶙峋的过往……起起伏伏,占据了整条河道。
    天亮了,推窗欲眺远处,但见滚滚红河近在眼皮底下,距离我的枕头不过咫尺,突然之间被怔住了。穿衣走出,空气清新,太阳已经露出笑脸,万丈霞光照在连绵起伏的山谷。路边吃碗米线,发车启动,突然发现昨晚空旷的街道无法通行,只见行人熙来攘往,当地山货和各种现代商品已经占据了以路为市的街道。
    哦,今天蔓耗赶街。

(责任编辑:李婷 审核:李玉清)

中共红河州委宣传部主管  云新网前审字 2008-0015

滇ICP备11001687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2510473号 中国红河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