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红河视野

逢春岭散记

作者:目则 来源:红河日报 2017-01-09

  元阳县逢春岭是友人的故乡,早就想去实地踏访一下,去感受山乡魅力,体味一番当地的淳朴民风。

  2016年一个深秋的早上,这一心愿终于达成。车子穿过个旧仙人洞隧道,来到在红河岸边,远山上翠绿覆盖的群山中,依稀可见逢春岭的模糊容颜。红色的河水缓缓流淌,畅叙着其独有的欢快,往日河谷里逼人的热浪换成了秋日的阵阵凉意。路上行人稀少,偶尔看到摩托车疾驰而过,车上的行人在浓浓秋意里匆忙赶路。突然,一辆车速较慢的摩托车映入眼帘,车上女子鲜艳的民族服装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那种鲜艳,增之一分则太艳,减之一分则略淡,让人看上去有一种舒服的美。同行友人惊叹,这是其见过的最美彝族服饰。

  在欣赏美景、闲聊服饰中,车子已来到跨河大桥边。车子从桥上驶过后,沿着环山道路缓慢上行,随即进入了逢春岭地界。山势渐渐陡峭,薄雾迎面扑来,笼罩了整个山头。原来,逢春岭乡每年都有一段大雾弥漫的时间,或许是红河“激流”绕山而上后的依依不舍,或许是河岸深山密林的痴情挽留。今年的雾来得早一些,正好被我们赶上了,有幸一睹山乡变幻莫测的模样。山路两旁,茂密的甘蔗林和错落有致的香蕉林正在吮吸着养分,疯狂生长。

  缓行中,偶见哈尼同胞正在辛勤劳作,忙着清理道路两旁的水沟,那种认真的态度,写满了对这片土地的温情和爱恋。不觉间,车子已来到逢春岭。第一站,我们准备去看骂哈口村,一个易地扶贫搬迁点。到访前两天,乡上下了一场秋雨,从乡上到骂哈口村的路全是土路,经过雨水的浸泡,道路显得更加泥泞难行。越野车也仅能慢慢龟缩着滑行,路上偶遇几辆轿车停在路旁,雨前尚可进村,雨后则无法动弹。慢慢滑行中,终于来到骂哈口村。大雾弥漫,寒气袭人,但这样恶劣的天气并没有影响当地群众的劳动热情。浓雾中,隆隆的挖土机声里,只见当地村民正在热火朝天地建设家园,有的忙着搬砖,有的忙着打地基……

  骂哈口出来,又到该乡两个建设点实地察看一番。两地山乡人民效仿先辈开垦梯田的传统经验,依山就势在山腰开辟出一台台平地,在平地上建设房屋,解决当地群众的生活和居住所需。这架势虽逊色于愚公移山的执着,却也是当地群众集体智慧的成果。

  其中一个建设点即是友人的衣袍之地——牛枯补村。到村时,已是傍晚时分,险峻奇妙的梯田簇拥中,牛枯补村飘出阵阵炊烟,该是哈尼同胞正在准备晚饭,开始忙碌之后与美食相遇的恬淡时光。村里,一股股清澈见底的山泉水绕村而下,让整座村庄充满灵气。村子四周都是田地,水稻刚刚收割完,余下一截截的稻秆,守候着寒冬的到来。村里的孩童在稻田边玩耍,有的盯着进村客人好奇地打量,有的把废旧轮胎当作玩具在路边来回滚动,打发着课后的悠然时光,品味着属于他们的金色年华。

  在牛枯补村,与各色美食相遇,体验特色哈尼盛宴自然是最美的享受。柴禾是当地的主要燃料,当晚的饭菜即由柴禾烧煮。经过主人的一阵忙碌,在柴禾的持续加热下,菜香扑鼻而来。端上桌一摆,色香味俱全,有烟熏肉、沾水鸡、特色野菜等,是原生态的、略显奢侈的地道哈尼味。烟熏肉透着火焰的依依“吻痕”,有着时间的浸润烙印;哈尼沾水鸡是哈尼山寨招待尊贵客人的主菜,是多味沾水与生态鸡肉互相成就的特色美味;各色野菜则是山寨里特有的稀有食材,可遇不可求。在友人的一番推介和细品下,增加了一份对山乡美食的敬畏和理解,至今回味无穷。

  当晚,笔者一行还到逢春岭中学与师生们作了阅读心得交流。交流中,孩子们渴求的眼神透露出一种偶然惊喜和满满期待,那是一份源自生命本源的向上动力,那是一份走出大山看世界的内心渴望,更是一份对美好生活的真诚向往……

  匆匆遇见,逢春岭的点滴已深深印刻内心,那是一份质朴的美。

分享到:
(责任编辑:李玉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