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学

乡风,这么美

作者:梁刚 来源:红河日报

  齐格村在南盘江畔的横梁子山坡上种植了4.6公顷芒果树。一整天,村里几位党员和我们驻村扶贫工作队员在芒果地里除草。傍晚快收工时,村党总支书记赵金华口袋里的手机“滴”地响了一声,他掏出一看,大声招呼大家:“哎呀,区米几村村民小组普自保家的黄牛滚下大箐沟了。走,我们去称几公斤牛肉来,晚上改善一下伙食。”七八辆摩托一起发动。
  齐格村委会地处山区,是弥勒市朋普镇深度贫困村,目前,通过各级帮扶,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效。摩托车行驶在偶见牛粪和羊粪蛋蛋的山路上。一片片甘蔗、玉米地像大匹小匹绿布黄布,挂在路两旁一面面陡峭的山坡上;蒲公英打着雾似的小伞,在向晚的轻风中轻轻摇曳,被摩托车带起的风撞得四散开来,朵朵小伞在晚风中渐行渐远,大山脚下,南盘江在夕照下闪着金光。约摸15分钟,我们在一条山溪边一个稍平坦的地方停下。隐隐地,听到从下面的山谷传来阵阵呼喝声。循声一望,只见十数个小如蚂蚁的人影,簇拥着一个黄色的东西,正一步一步攀登上来,慢慢地,总算看清是十几个男人正扛着用绳子绑着的牛迂回向上。
  一轮火红的夕阳就快滚下我们身后的山沟时,人们把牛抬到了溪边。越来越多的人提着桶抬着盆来到这里。驻村9个多月,我认出他们都是区米几村的人。大家七手八脚,刀斧齐上,半个小时就将1头重约1吨的黄牛大卸8块,并很快在山溪里清洗好下水。接着,肉和下水被砍切成小块小段,分成30多份,摊在溪边的草皮上。有人用秤过量后,人们上前认领;村党支部书记李文伟手里拿着纸笔,高声喊道:“普自荣,3公斤,120块(元);普孝荣,4公斤半,160块;张秀兰,2公斤,80块……”
  我问身边的村委会副主任龙争林是怎么回事?他告诉我,由于6个村民小组生产、生活的地方山高谷深,每年都会有一两头牛因斗架或运送肥料、玉米、甘蔗不慎滚下山坡,摔死或摔残。这样的牛只能杀了吃肉。一人有难众人帮。为帮助失去牲畜的人家重新买一头牛,村里人会自发赶来,认买几公斤鲜牛肉,既为损失牛的人家凑些钱,也能让自家改善一下伙食,这成了村里多年的传统。就是反目成仇的人家,遇到这种情况也会出手,并会因之重新言好。他还告诉我,去年秋,齐格村村民小组副组长赵福家的牛拉玉米时不慎摔死,通过这种方式,得到6500多元,自家只出了3000多元,就重新买回一头大黄牛投入生产。他高兴地说,扶贫工作开展以来,从镇上到村里的泥巴路都修成水泥路了。以前,人们到朋普镇赶一次集,来回要3天时间,头天赶到朋普镇住1晚上,第二天买卖,第三天一早才能踏上归程。现在,当天即可往返。摔伤摔死的牲畜也比以前少多了。站在仲冬的寒风里,听着这些,让我心里热乎乎的,上前认买了2公斤牛肉。
  虽是寒冬,可区米几村家家户户的屋舍仍掩映在一片绿色之中。我买的牛肉,和几个党员买的一同放进区米几村村民小组长普孝荣家的大锅里,用柴火猛煮。牛肉出锅后,女主人放进大把的花椒和辣子面,男主人从土坛里打出了清冽的高粱酒,顿时,普家小院肉香、酒香扑鼻。山里湿气重,每年,家家户户都会种些高粱酿成酒,喝了活经怯寒。吃喝间,有人向我讲了当地另外的“牛事”:前些年,不少山村治安状况不好,时有人入村盗牛,但很少有盗贼在齐格村得手。夜晚,一有风吹草动,全村家家亮灯,户户发动摩托车,村里的大喇叭也打开了,令盗牛贼闻风丧胆。这让我联想到我驻村大半年亲眼看到的齐格村村民们的不少善举义行:20多公里的乡村道路由上级补助资金硬化了,但没有修建路肩的钱,行车还是不方便,村民们不等不靠,自发捐资3万多元筑成;不久前,齐格村村民小组的普正学、赵会英夫妇身患重症,2个女儿分别就读初中、高中,家庭十分困难,全村老少一星期就捐资2万多元,让两口子得到及时治疗;在最近的扶贫动态管理中,乡亲们又一致推举将他家列入建档立卡贫困户,以享受政策补助……这时,有人趁着酒兴唱起歌来:“横梁子山再高,高不过人的脚,南盘江再长,长不过人的情。南盘江水酿出的高粱酒啊,最醇最香,大山里的乡风啊最美最正……”我只喝了一小碗高粱酒,顿时感到身心都醉了。

(责任编辑:李玉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