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学

相爱一生的双亲(外一首)

作者:艾吉 来源:新华网

  母亲和儿女们

  整整守父亲九天

  父亲断气时 母亲用额头

  轻轻碰老伴的额头

  生离死别 没有大哭

  几滴泪水 滴滴重如巨石

  压碎了一个小山村

  父亲走后 母亲的孤单

  就像黄昏时

  鸭子在田埂上转来转去

  找不到伴儿

  在狗都饿得叫不动声的年头

  十七八岁的父母

  结成一对斑鸠

  五十多年飞出飞进

  山沟沟里的草窝

  各人一把锄头

  各人一身力气

  太阳没起就出工

  太阳歇脚才收工

  梯田当儿子喂养

  包谷地当女儿心疼

  锅里飘浮亲密

  碗里盛满恩爱

  晚年双亲到城里居住

  那里的人说不上话

  那里的事摸不着头

  他们整天围着门前的菜地

  劳动人民 离开劳动

  浑身就出毛病

  只有劳动 放开手脚出出汗

  筋骨才会结结实实

  早睡早起 一天三顿饭

  不关心国家大事

  很在意天气变化

  像两个娃娃

  顺心了憨笑 赌气了拌嘴

  脊背一起驼去

  头发一块白去

  力气一同衰去

  我的父亲母亲

  没有人能够不老

  你们也一样

  想老不想老

  像松树皮一层层皱了

  父亲走后 母亲的无助

  如同山坡上摔倒

  抓不住一根草

  有时梦见母亲

  缩成一粒尘土 冷风中飘浮

  喊我们的名字

  我们却只能看着她渐渐消失

  母亲 母亲

  一生只会有一个的母亲

 

  幸福源

  哈批村修建一口漂亮的水井,取名为幸福源。

  ——题记

  山上是森林

  从森林冒出的泉水

  流了多少年

  天干裂了

  地枯焦了

  多少河流已经消失

  泉水一路欢歌

  唱到村边的水井

  人神同乐的矻扎扎节

  咪谷摆上丰盛的饭菜

  感恩水神赐予哈尼人

  泉水一样流不尽的幸福

  水神柔软的手

  摸遍家家户户的锅碗瓢盆

  鸡叫头遍到水井背圣水

  圣水献给上苍和祖先

  我们的生命

  来源于母亲的奶水

  母亲的生命

  来源于大山的奶水

  养育万物的大山母亲

  人丁才会如此兴旺

  牲畜才会如此繁衍

  庄稼才会如此饱满

  我们安详的村庄

  先祖女俄选定了这个地方

  村头高耸寨神林

  村脚站稳磨秋场

  我们一天离不开的水井

  我们一刻忘不了的水井

  梦中口渴了

  嘴就伸到井边

  我们亲爱的故乡

  血脉里滋补的泉水

  给了我们明亮的眼睛

  给了我们干净的灵魂

  只要喝过这井水

  走到天边还想喝上一口

  当我们离开这个世界

  是清清的井水洗掉了一生的劳累

(责任编辑:李玉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