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学

《岁月寻芳(续集)》序言

作者:张晓林 来源:红河日报

  福今将他的诗作《岁月寻芳(续集)》送来,嘱我审看作序。我对诗词歌赋懂得不多,难免有些诚惶诚恐。但我爱读爱看,是个诗词爱好者,审看作序,可先睹为快,拥诗词而修身养性是一件好事。

  福今长期在党政领导机关工作,是一位尽职尽责、具有较深理论功底和丰富经验的领导干部,但想不到的是,他还有执着的诗词爱好和较高的文学造诣,在工作之余广泛涉猎,通过诗词抒发自己内心的豪迈与激情,淋漓酣畅地歌颂爱国情怀与美好理想,字里行间渗透着对人民群众和锦绣山河的深深热爱与款款情愫。细细品味、反复吟咏福今同志的诗作《岁月寻芳(续集)》,有几个方面的印象极为深刻:

  彰显本色,平和顺达。“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这是李白对一位友人诗作的评价,我借用来评介福今的诗集,也有同样的感受。读“盛世歌吟”篇,读“山水寄情”篇,读“咏物随想”篇,读“心香一瓣”篇,读“故土情怀”篇,无一不朗朗上口,文字清新流畅,韵脚工整对仗,全然没有刻意堆砌华丽的辞藻和生僻的字句,也没有炫耀世俗的浮躁和令人费解的虚妄,更没有词不达意的故弄玄虚和绕弯兜圈,而是敞开襟怀,直抒胸臆,朴实无华,寓意深邃悠远。当下,这一点对于诗人、诗歌写作者,是难能可贵的,也是广大读者需要的。其《诗言自我(十首)》给我印象尤其深刻。第一首《生于贫穷》:“彩云之南山青青,黎民陈氏得一丁。生逢乱世家贫寒,祈福盼财名福金。为父早丧母艰难,捉襟见肘茹苦辛。拾荒野菜育儿女,不屈命运旷古今。”最后一首《桑榆为霞》:“长江后浪推前浪,承贤让贤理应当。修身养气志不移,尚勤守廉家风扬。学思践悟耻落伍,临池习诗写文章。老有所学有所养,桑榆为霞亦辉煌”,像民谣,也像广为流传的打油诗,平实如话,娓娓道来,内涵丰盈厚重,纵情放歌伟大的祖国和人民,展现一位共产党员和人民公仆的本色。

  修辞立诚,情怀真切。唐代诗人白居易说:“感人心者,莫先乎情。”法国启蒙思想家、唯物主义哲学家、作家狄德罗说:“没有感情这个品质,任何笔调都不可能打动人心。”福今诗词中蕴含的真挚感情打动了我。品读诗集,不难看到福今实际是用诗的形式来记述他的亲力亲为、所见所感,抒怀他的情感和思想。诗集中有不少繁忙公务的感悟,也有闲暇游览国内外风景名胜的吟诵,还有对亲人、友人、节日、故乡的咏念。应该说,福今不是专业诗人,但这并不意味他的诗作缺乏诗的情怀和诗的真诚。相反,读完诗集,最先感受到也是冲击力最大的恰恰是他所具有的诗的情怀和诗的真诚。如果说,诗歌的生命在于真诚、在于情怀,那么《岁月寻芳(续集)》最能打动人的也正是情怀和真诚,给读者留下了难以忘怀的深深印记。福今讲情重义、知恩图报,诗集中充分体现了他的这一人生特点。他的讲情重义,既表现在对亲人对同学对同志上,也表现在对党对人民上,还表现在对家乡对祖国上,甚至表现在对花草树木、时序天候上。《辞典之谊》写的是50年前上北大时,经济困难,与同学合买共用一本《英华大辞典》的事:“辞典破旧已发黄,睹物思人发念想。五十年前负笈路,无言之师实难忘。”淡淡的忧愁浸透着浓浓的情谊。《童年艰辛》把童年的艰难制作成诗的动画,展播出来:“云岭蒙蒙山相连,苦难深重是童年。充饥常无隔夜粮,寒冬无被草中眠。”苦尽甘来,福今对于使自己得以翻身解放的中国共产党,感激之情如江河奔涌:“自从来了共产党,翻身解放换新天。幸福日月沐春光,放飞理想向高远。”正是这种发自内心的感情,促使他面对自己工作、生活过的地方,写下《苑中花(十首)》,咏物随想、托物寄志;促使他收到亲人寄来的家乡农产品后,写下《乡情四颂》,遥念故土,浅吟乡愁;促使他在出席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回来后,奋笔疾书,浓墨重彩写下《世纪盛事(八首)》,全景而又特写镜头式地写下了大阅兵,伸张正义、讴歌盛世。诗的结尾福今大笔写下:“两个百年成功日,何人不敬中国龙?”这是激情澎湃地高举双手的欢呼,渗透着对人民的深情、对中国共产党的深情、对伟大祖国的深情。

  继承传统,不拘泥于古。“丹心未泯创新意,白发犹残求是辉。”福今为人谨言慎行,尊重传统,但是决不泥古。文如其人,他的诗集从形式上看是以古体诗为主,也有一些新诗和辞赋。看得出他对古体诗词的兴趣与爱好。我想,如果没有日常的勤奋耕读和深厚积淀,没有对唐诗宋词的深入学习和领悟,没有对中外历史典故、社会名人的基本了解,恐怕很难在诗词中表现出厚积薄发、信手拈来,也很难有直达胸臆的挥洒自如、游刃有余。从古体诗词的要求来看,福今的诗词力求遵从这些严格而又必要的形式,可他没有完全囿于这些限制,从表达思想和意境出发,一些诗有不少大胆的变革和突破。在《岁月寻芳(续集)》中,他的创新图变意识充分体现出来了。在思想内涵上,他极力寻求新意。在歌颂当今一处画界艺苑《樱桃园》一诗中,他在描绘园中美景后笔锋一转:“马良有知应笑慰,艺苑春秋育天骄。陶令曾赋桃源好,我道樱园更多娇。”把读者引入思维的新境地。《访华沙》一诗中,他在描写波兰歌唱家对中国人民的友好情感后,奋笔书下“犹似庄生梦蝴蝶,忘却客居不是家”,巧用历史典故,活灵活现地深化了全诗主题。从形式上讲,福今努力继承中华诗词的优良传统,注重韵律,巧妙对仗,语言通俗活泼,为表达好思想和意境,对诗词的题材、选用的语汇、创作的意象等方面都做了有益的尝试。形式和内容很好地结合,在发抒胸臆之时,亦可省人,娱己娱人,善莫大焉。

  活生生的社会现实和火热的生活是创作的源泉。文学作品源于生活,但又高于生活。正像《岁月寻芳(续集)》的书名一样,诗集真实形象地反映了社会的本源、生活的本源,朴实无华地反映了作者内心的感怀与情操,无疑是一部佳作。源头活水滚滚来,心既远,味亦长,诗集面世无疑会在社会生活和诗坛中激起一股清新之风,向人们的心田吹去。

  (作者系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求是》杂志社原总编辑)

(责任编辑:李玉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