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学

春风十里弦歌行

作者:段家宏 来源:红河日报

  霹雳一声雷,春风荡神州。

  1978年,恢复高考的讯息传遍了大江南北,举国上下到处沐浴着尊师重教的新风。弥勒县西山民族中学,在党的拨乱反正中结束了动荡波折,从1980年重归正常办学秩序,并于1983年又迎来了新的学子。时值11岁的我有幸成为其中一员。

  西山民族中学,坐落在弥勒县西山地区的彝族山寨烂泥箐村,前身是创办于1951年春的云南省立西山初级中学。母校山高路远,三四十个学生住一间宿舍,灰暗拥挤,夏天阴潮,冬天寒冷。每到冬季,寒风呼啸扑来,挡风遮雨的破纸彻夜哗哗作响,同学们被寒风冻得瑟瑟发抖。

  师生们的伙食谈不上好,夏天萝卜、冬洋芋。当时,生活贫困,米饭来之不易,山里人长年食用玉米面搓的疙瘩饭,学校也不例外。玉米饭粗糙难咽,盛上清汤,只见碗沿浮漂着灿黄如金、细似芝麻的糠皮无数。时今,享用玉米疙瘩饭,雅曰“忆苦思甜”的人们,怎能体味个中辛酸的滋味和苦涩的无奈?

  国家重视民族教育事业,每月人均发6千克的补助粮,并按学习成绩和家境状况发5元到10元不等的助学金。我是大山的儿子,为求学,没少向贫瘠的母亲索取,也曾披星戴月赶往集市叫卖鸡蛋、柿子、菌子、鸡棕和麂栗子。

  烂泥箐村只有一口饮水的池塘,池塘离学生宿舍有400多米。开水,更是奢求。寒风刺骨的冬天,雪花飞舞的日子,只得用冰冷的水擦脸和洗脚。春夏秋冬,寒来暑往,取水是学生每天必做之事,来往穿梭取水的学子更是学校一道朝暮皆俱的风景。

  学校有“学田”供学生勤工俭学。班里种的是青菜,适时浇水是种菜十分重要的环节,同学们在温习功课前要抓紧完成给菜浇水的活计。干活最累最脏的当数挑粪。老农常说,栽菜,无水不活,无肥不长,挑粪自然免不了。菜秧一天天茁壮成长,新增的每点绿都能揪住我的心,新长的每片叶都能令我欣喜若狂。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寒冬腊月,我们把收获的青菜卖给了学校食堂,出售所得解决了班里不少的实际问题。每年的四、五月间,学校还组织开展义务植树活动,3年间,我们在学校围墙外植下了大片的柏树。弹指数十年,当年幼小的柏树而今该郁郁葱葱、相握盈怀了吧。

  改革开放后的母校,万象更新,生机勃发。夏吃青菜冬嚼豆的艰苦生活不能屈服求学的斗志;寒风凛冽的环境没有消退求知的热望,穷且益坚的求学生涯在老师蜡炬成灰泪始干的无私奉献中按部就班地行进着。

  数学教师胡勇是一个刚从大学毕业的小伙子,一口纯正的普通话。潘文学老师讲的物理、潘林亮老师教的化学、段国芳老师讲的政治我比较喜欢。年高德韶的老人是一部活的历史,小时候常听他们讲述经年的故事,勾起了我对叙事的兴致和文学的爱好,所以对王国杰老师的语文课格外用心,使我还拙于口语交流时,便代表班里参加了作文竞赛。历史,本来是留给后人学习和借鉴的,却不幸成了有趣的读物,她让我回溯岁月时空,沉浸在古代气吞山河的沙场。地理,助我实现了走向世界的梦想,让绚丽的遐思跨越隔阻的千山万水游历秀美的山川。

  周而复始的学习生涯,宛如一泓湖水,波平浪静。我求学任凭天性,从无刻意为之也无多大压力,故而无缘于炫目的荣耀,却也并未因此湮没奋发向上的斗志。

  苦难是醇厚的陈年老酒。多姿多彩、苦中作乐的求学生涯,随逝水的流年飘散出馥郁的芳香,细细咀嚼,藉人心灵……

  学校不远处,有一大片山翠水洌、植被茂密的原始森林。林中长满了高耸云天的参天巨木,林间随处可见横七竖八的枯木静卧。林深处有股清泉,汩汩涌出,潺潺而流,长年不断,与栖息的百鸟脆鸣合奏出优美的乐章。我们经常徜徉在森林,品味着万物的天籁,浸淫在醉人的芳香。

  这儿是我们的天地,这里是我们的乐园。

  早晨,在清脆的铃声中,我们匆匆起床,顶着薄雾和微曦,在此起彼伏的丘林跑步,踩着缀满露珠的草地做操,迎着冉冉东升的旭日读书;傍晚,余晖斜照,百鸟归林,在琅琅的书声中目送夕阳下山;皓月当空,村头寨尾的弦音笛韵和远山的缕缕松涛携我入梦。四季不同天,时移不同景。累了,伸一个懒腰;倦了,哼一个调,乐趣多的是!春天,摘野梨花;夏天,采火把果;秋天,仰首摘麂栗子,俯身捡谷黄菌;冬天,打雪仗,扣麻雀。或者,约几个伴,去附近的洞穴探险。

  学校重视弘扬民族文化,附近村寨举办摔跤运动会或其他民族节日盛会,往往会放假半天。学生们穿上节日盛装,兴高采烈,呼朋唤伴,三五成群,去观看、感受、领略古老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

  在轻松怡然、景色优美的环境中,青春年少的我们怎能感受到求学的艰辛、功课的枯燥?又怎么会不执著去求索更多的知识?

  作家柳青说,“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然而,我当时年少轻狂,既不知“少年易老学难成,一寸光阴不可轻”,更不明“青春须早为,岂能长少年”,顾着贪玩、调皮捣蛋。可老师们深知“知识改变命运”,德重恩弘,有教无类,诲人不倦,助我们平稳、安全度过了不谙世事、青葱懵懂的少年时期。

  荏苒冬春谢,寒暑忽流易。满野披金的季节,我考取了弥勒县一中民族高中班。我凭借在母校砥砺练就的吃苦精神,五更起床深夜眠,咬定青山不放松,终于考取中央民族大学,并在党的关怀下逐步成长为一名少数民族干部。

  我作为母校培养的成千上万的学子之一,要感恩党的改革开放政策。是她如久旱逢雨的甘霖,给革命老区学子打开了通向知识殿堂的大门,学习掌握服务本领,抒写知识改变人生的故事。

  青山不老,弦歌不辍。我永远萦怀的往昔慰藉革命先烈创办的母校,早已乔迁至市区景色旖旎的湖泉生态湖畔办学,不懈为民族地区培养一批又一批竞展风流的各类人才。

  改革东风好凭力,开放桃李满园春。我的母校,我心中圣洁的精神家园。

(责任编辑:李玉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