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专题 州情 文化 融媒 视频 图库 评论 旅游 红云 供电 经开区

时光里的冬天

作者:杜学峰 来源: 红河网 时间:2021-01-11 15:41:29

  我时常想起家乡的冬天,觉得无比温馨。没有空调,没有地暖,只有金黄的稻草、老旧的棉被,以及爷爷、奶奶的体温。

  深沉的冬夜,北风呼啸。昏黄的灯光下,奶奶铺开了被褥。老旧的木床,暗蓝的床单。床单下面,是爷爷用太阳烘晒过的稻草,根根匀称,条条金黄,闻一闻,有太阳的馨香。

  冬日的夜晚格外漫长,我把自己蜷成一只弯曲的虾,一动不动地挨着奶奶。耳膜里传来奶奶的心跳,怦,怦,怦,仿佛优美的歌韵。爷爷用大手捂着我冰冷的双脚。“冰块一样!”他笑呵呵地说。奶奶双手环抱着我的腰,轻轻拍打我的背。

  藏在稻草里的阳光,就着体温,一缕缕溜出来,缠上我的手臂,亲吻我的鼻翼,覆盖我的肚皮。暖,真的很暖。

  北风在窗外,寒冷在窗外。我躺在金黄的稻草上甜蜜地入睡。梦中,一轮金光灿烂的太阳,仿佛春天。

  爷爷、奶奶什么时候起床,我是不晓得的。太阳高高升起,我才慢吞吞地穿衣。一件,一件,又一件,我把自己裹成一只笨手笨脚的熊。现在,这只“熊”爬下楼梯,走出大门。你猜,看到了什么?一排长长的冰凌,亮晶晶地垂下。

  天啊,太美了!闪闪的,亮亮的,用手一敲,叮叮咚咚,仿佛钢琴的声音。

  钢琴?其实我从未听过钢琴的声音,是小叔从书里看来,再加上自己的想象描述的。“那是世上最美妙的声音,清泉流淌一般,纯净无比。”小叔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露出向往的神情。

  世上最美妙的声音?一定是我用手指敲过冰凌的声音。咚咚咚,叮叮叮,清脆极了,悦耳极了。

  折一根,放在嘴里吮吸,凉滋滋的,多像夏天的棒冰,冷冷的水顺着喉咙流进胃里,整个人打个哆嗦。

  奶奶见了,连忙制止,说是吸多了会拉肚子。又将我通红的手放在唇边呵气。“小手冻成红萝卜似的,快到灶膛前暖一暖。”奶奶蹲下身子,抱起我,将我放在锅前的柴凳上。锅灶里,红红的火苗烧得正旺,一簇又一簇闪闪发亮。

  我觉得自己快融化了,暖洋洋,懒洋洋。随手从罐子里抓一个土豆埋在炭火里。铁锅里的粥煮熟了,火中的土豆也熟了。用火钳小心地夹出,放在地上,滚几下,去灰,拿在手上,剥皮。金灿灿的土豆冒着热气,咬一口,烫得吐舌头,却喜欢。又软,又香,又甜,打嘴也不丢。

  总得再寻些趣事。比如池塘里的水结了冰,用石块砸,捧出一大块,玻璃似的,举在脸庞前,当镜子照。又对着中间的某一个点,吹热气,一直吹,一直吹,一个圆圆的小洞慢慢地融化出来。找根稻草,从洞里穿过,拎着,四处炫耀。

  也盼雪。下雪了,如同过节。雪花一片片,心里就念着,多下点,多下点,一直下,一直下。

  第二天,早早开窗,看到大雪厚如毛毯,村庄、大地、房屋、山峰,一色白。

  穿衣,跑出家门,疯了一样玩。打雪仗、堆雪人、吃雪球,把自己丢在雪地里,忘了回家。手通红,脸通红,却不觉得冷。

  直至奶奶倚着门喊我吃饭,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临回不忘抓一捧雪,塞进瓶子,好好留着。

  不承想,第二天,瓶子里的雪变成了水。我呆呆地捧着一瓶雪水,伤心了许久……

(责任编辑:喻自洲 审核:卢秀丽)
1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