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评论 视频 专题 文化 直播 图库 看红河 经开区 红河消防

倚靠边关 守护国门

——再话红河南部六县

作者:王加明 来源: 红河网 时间:2024-01-26 10:14:45

  ◎王加明

  作为来自边境县的一名基层工作人员,在推进新时代强边固防、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等工作的过程中,让我对红河南部六县逐渐从往日“偏僻滇南边陲”到如今“民族复兴国门”的历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鉴于此,透过历史发展脉络,回首那些峥嵘岁月。

  今天,我们常以元江(红河)为界,将红河州划分为北部地区和南部地区,南部地区又称“南部六县”。翻阅红河州地方史志,南部地区纳入中央行政管理版图的文献记载可追溯至西汉时期,至今已有2000余年。历史上或出于朝代更迭或因地方建制需要或是其他原因,从而造成所属郡县因时因势变动。但不变的是,其一直作为统一多民族国家的重要部分,直接或间接置于中央政府的管辖之下而从未中断,并踏上了从“化外”到“内属”的漫漫路途。

  到了元、明、清三朝,南部地区主要隶属于临安,又分散于少数民族各大小土司管辖之下,有“内云南而外交趾”“十五勐纵横四百里之地”“江外十五勐十八土司地”等泛称。中央政府通过土司制度强化了南部地区各族先民与国家之间的政治隶属、经济交往、文化认同和民族融合。同时,辅以种种政策及举措,如“以武伐之”“以文化之”“德法皆施”“文武并用”等,重在教化,进一步树牢了“华夏大一统”观念,进而推进华夏认同从模糊到清晰、从自在到自觉,收到了“齐政修教”的良好效果。

  近代以来,伴随着西方列强入侵日甚,边疆危机愈演愈烈,传统朝贡体系逐渐瓦解崩溃,曾经作为宗藩袭扰屏障之地的红河南部地区跃而成为“备边”“御辱”的前沿阵地,防务也从先前的“夷夏之防”升级为“中外之防”。此时,中央王朝的内政外交虽已不可同日而语,但历经成百上千年汇聚起来的“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已在红河南岸生根发芽,并在抵御外辱、保家卫国的斗争中屡次化为强大力量,书写出一个个“山以高低见峰峦,人以血脉传忠勇”的戍边卫国感人故事,在中央政府的滇越边界勘定与守边稳边固边中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

  抗日战争爆发后,红河南部地区各民族与全体中华儿女一道“同休戚、共存亡”,积极参军报国,主动添设防兵,挑练土兵,驻守关隘要塞,自发成立“滇越边区抗日游击队”和“边疆抗日联合游击队”,提出“共同联合起来固我边疆”的口号,以实际行动舍命赴国难,御敌于国门之外,涌现出了不少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与历史事件。

  新中国成立后,中央政府通过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保障了红河南岸各少数民族自治的权利,给予了前所未有的当家作主地位。同时,红河南岸各族儿女也坚决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与党一道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一方面响应祖国号召,踊跃参军,苦练杀敌本领,在一次次保家卫国战役中做到了守土有责、守土担责、守土尽责。一方面狠抓生产与发展,以主人翁姿态投身国家兴边富民建设,历经三线建设、西部大开发、新农村建设等,奋力谱写边疆民族地区高质量发展的新篇章。一路走来,红河南岸与伟大祖国一道,实现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来到了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紧要关头。回首走过的74年,一再印证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真谛。

  今天的滇越边境线上,南部六县驻国门,红旗飘扬耀边关,边疆党建谱新篇,乡村振兴话伟业。看,江外侨乡、滴水苗城、梯田里的村庄如今旧貌换新颜。848公里的边境线上,国门河口、多彩金平、生态绿春3个边境县已成为国家“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节点和云南建设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的重要前沿阵地,13个沿边乡镇携手迈入“基础牢、产业兴、环境美、生活好、边疆稳、党建强”的大好发展时光,49个沿边村委会(社区)正同步推进边境生态绿美乡村建设,540个抵边村民小组悄然蝶变成现代化边境幸福村。如今,习近平总书记“治国必治边,治国先治边”的重要战略思想与“三个离不开”“四个与共”“五个认同”一道深深扎根于红河南岸,引领民族团结之花在南部六县绚丽绽放。与此同时,省委“3815”战略目标、州委“337”工作思路在南部地区落地生根、走深走实,吹响了新征程上谱写富民兴边卫国门的时代号角。

  忆往昔峥嵘岁月,赞今朝大美河山。红河南部六县从“化外”到“内属”历经千年“长征”路,终从昔日“偏僻滇南边陲”到如今“民族复兴国门”,迎来了无比憧憬的发展机遇。细数过往,各族儿女用千百年的历史诠释了强边固防、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古今时空交融,周而复始地述说着“倚靠边关·守护国门”那永恒而神圣的主题。

(责任编辑:袁潇楠 审核:卢秀丽)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