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评论 视频 专题 文化 直播 图库 看红河 经开区 红河消防

被批评的勇气

作者: 来源: 路人 倪琴 时间:2022-11-21 10:47:50

  ◎路人  倪琴

  若干年前,昆明某中学教师胡彦在《滇池》杂志发表文学评论《想象力的匮乏》,直言无忌地批评时任该刊主编、作家李霁宇的小说,其坦率程度为文学评论界所罕见。在吹鼓式文艺批评充斥文坛的当下,胡彦的批评有令人耳目一新之感。批评家的这种勇气自然可嘉,更难能可贵的是,李霁宇将批评自己的文章发表在自己主编的刊物上,这无疑是作家呈现出的一种被批评的勇气和风度。

  批评和被批评本来都是很正常的事,只是遗憾的是,当今文学批评大多演变为歌功颂德的美文,即便有批评的字眼,也无非是高深莫测的新名词新术语的狂轰滥炸。时下的不少作家也都自我感觉良好,很不愿意自己的作品被人拿去挑刺和批评。作家“可贵的自信”固然可贵,但害怕和拒绝批评却是一种懦弱。任何作家的作品都不会是十全十美的,拒绝批评也许会掩饰作家某种写作中的致命缺陷,但如果无人批评、指正,其作品将永远无法达到更高的境界。这无疑是不理性的,也是可悲的。

  作家也是人,不可能所有的作品都是佳作,即使名人的作品也会有瑕疵,被批评是正常的。韩愈《咏雪赠张籍》诗中有句道:“定非燖鹄鹭,真是屑琼瑰。”据《说文解字》的解释:“琼,赤玉也,从玉敻声。”雪是白色的,韩愈以琼瑰之屑来喻雪,南宋胡仔批评他“用之不审”。诗中还有“缟带”“银杯”等字眼,清代王士禛讥其“亦成笑柄”,并指出当时的人怵于韩愈盛名,对这首诗“不敢议耳”。

  作家的重要美德之一,就是敢于接受直言和批评。一个作家如果担忧于自己的名声,惧怕于刺刀见红的诤言,那么,还会有什么创见,还谈得上什么胆识,还称什么作家?既然当了作家,就已把自己放在了被评论的位置上,人们注意你、指点你、谈笑你、批判你,那都是职业所然。在人人都是批评家的互联网时代,要想封别人的嘴是行不通的。而要想听好话,办法只有一条,那就是把作品写好,让读者满意。

  真正的作家是不会拒绝和害怕批评的,真正的作品也是不会被批一下就变味的。毛姆直截了当地说,《战争与和平》失之烦冗,叙述琐细,《卡拉马夫兄弟们》结构不匀称,《包法利夫人》调子生硬,枯燥无味。纵是批评得直白坦率,但却丝毫不损以上作品在文坛中的地位。

  目前文学界对能否开展正常的文学批评还存在着疑虑,并且相当多的作家对被批评很不习惯,一旦出现尖锐的批评,往往会被看作为“骂”。非但是“老虎的屁股摸不得”,而且“小猫的屁股也摸不得”。对此,笔者以为,批评家固然要有批评的勇气,作家更要有被批评的勇气,真正自信的作家都应该有这个胆识站出来疾呼:向我开炮!

(责任编辑:袁潇楠 审核:卢秀丽)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