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专题 州情 文化 融媒 视频 图库 评论 红云 供电 经开区

我的运动员哥哥

作者:钟璇 来源: 红河网 时间:2022-06-20 16:32:05

  以前若提起“运动员”,我想起的定是那些为国争光的健儿们,如今再提起,便会首先想到我的哥哥——钟凯。哥哥是运动员,一名残疾人运动员。记得去年6月底,我们送他乘坐高铁,到广州备战全国残运会。10月25日他通过微信告诉我:“我们这次获得了团体第一名。”欣喜之余,感慨良多。

  妈妈说,孕育哥哥时一只燕子飞落她的手中,死了。后来生哥哥时难产,产钳一进一出,哥哥便成了运动神经受损的脑瘫患儿。妈妈的难以接受化作了那只永远印刻于脑海的燕子。即便那只燕子常常盘旋于她的心间,最后却只能化作几声叹息,叹息后,妈妈和爸爸一起带着哥哥去各个地方寻医问药,却难遂人愿。为让哥哥尽可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在妈妈的不断哀求下,哥哥得以入学。

  海风掀起的浪花,往往不会轻易停息。哥哥初中时,我们家的“小木筏”终于被击翻了。爸妈离婚了,他们询问我和哥哥的意见,几经权衡,最终我跟妈妈留在蒙自,哥哥跟爸爸回广东老家,后定居惠州。

  在滇粤两地剪不断的思念与祝富中,哥哥被从广州来挑选队员的硬地滚球教练看上,有了一个进入省队训练的机会。在训练中,哥哥表现突出,最终得以留队。命运似乎开始善待我这承受了太多苦难的哥哥了。而他,也紧紧抓住了这根稻草,这根将他从深海中拉起来的稻草。他接连参加了几次国内外赛事,2012年代表中国队出战伦敦奥运会,那次比赛,是中国队首次打进残奥会团体决赛,最终夺得银牌。这应当算是哥哥生命中的高光时刻。

  后来,哥哥继续训练,汗洒赛场,在去年的采访里,他对记者说:“这项运动为我带来了很多朋友,志同道合的朋友。”是呀,哥哥儿时的朋友不算多。当我在院子里和小朋友们打闹时,他便坐在一旁看呀笑呀,而他激动时,手便会失去控制,双手常不自觉地在空中“跳舞”,小朋友便会学着他将整个身子扭得像一棵橡皮做成的大树。有人们说“残缺也是一种美”,我不认同,哥哥也是,不然幼时的他便不会问妈妈“为什么我不能跟妹妹一样”,不然他便不会在每一次带着一身荣誉回到蒙自后,依旧刻意远离人群。

  哥哥在不幸身患残疾的人中算幸运的,可他依旧在深海等一束能将他全数托起的光。

(责任编辑:袁潇楠 审核:卢秀丽)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回到顶部
显示稿件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