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专题 州情 文化 融媒 视频 图库 评论 红云 供电 经开区

耕种在《诗经》里的牛

作者:葛亚夫 来源: 红河网 时间:2021-01-27 15:10:41

  《诗经》是草木的天堂,有心、含情、通灵,活色生香。风吹草低,就现出牛的身影。不紧不慢,忙时埋首耕种于田,闲时俯身祭祀于牲,把一生活成一部风雅颂的经。

  很多年后,牛的田园画风和诗意,都可追溯到《王风·君子于役》。

  张籍饱饮流离,写下“人生有行役,谁能如草木。”《诗经》里,妻还站在门口,碎碎念着于役的丈夫,思耶?饥渴耶?不知其期,不日不月。鸡在窝里蹭蹭,飞上栖木,交头接耳;牛羊走下山坡,回到家,聚在一起,窃窃私语。妻发现,本该人活的日子,却让畜禽活上了……她没有听懂牛羊的话,它们也说着离开多时的丈夫或儿子,思耶?饥渴耶?

  草木有灵,人兽不远。活着就是一场行役,哪怕不远行,像《小雅·无羊》的牧人。

  他技艺好,“麾之以肱,毕来既升”。他勤劳,一边放牧,一边砍柴、打猎。牛羊成群,其角濈濈,其耳湿湿。多幸福的牧人!但,牛羊是别人的。他只能做一个五谷丰登、娶妻添丁的美梦。“谁谓尔无牛?九十其犉。”有时,想得美,也就想开了,自在了。

  “天开于子,地辟于丑,人生于寅,天地再交合,万物尽皆生……”鼠咬天开,牛耕地辟,然后,虎头虎脑的人,含着“金钥匙”现身。《小雅·楚茨》完整再现了人的农耕史,牛作为背影,还没从农活里抽身,就被“以往烝尝”。

  牛是人开荒辟地的兄弟。一起披荆斩棘,种庄稼,“我仓既盈,我庾维亿”,“以为酒食”。然后,不是兄弟把酒话桑麻,而是“以享以祀,以妥以侑,以介景福”。人把牛当做“投名状”,拿出最大的诚意,向死去的祖宗和虚幻的神灵祈求福禄寿禧。如果真有神保的话,绝不会是他们,只可能是牛。牛往地上一站,就是一个“生”,万物生,生万物。

  《大雅·生民》里,后稷受过牛的恩泽,流着牛的精血,也是他开启祭祀之礼。

  姜嫄“克禋克祀,以弗无子”,后来踩着上帝拇指印,感孕而生后稷。虽然千呼万唤始出来,他却被一而再再而三地抛弃,“诞寘之隘巷,牛羊腓字之”。打小缺爱、缺钙,长大后,他仍缺乏安全感和归属感。“后稷肇祀,庶无罪悔,以迄于今。”此时,生命最初的牛羊乳汁,他已忘记了。他虚构了神,也虚构了人的前世、今生,以及牛的太牢之命。

  诸侯之祭,牲牛,曰太牢。无论《周颂》,还是《鲁颂》《商颂》,都与牛有关,又无关。“我将我享,维羊维牛,维天其右之。”颂的都是神,牛仅仅是牺牲礼和下酒菜。

  《周颂·丝衣》记得明白,“自堂徂基,自羊徂牛”。牲,牛生也,活牛也。生命与逝者升天,骨肉与生者长存。“旨酒思柔。不吴不敖,胡考之休。”祭祀后,一群人安静喝酒,无声咀嚼,他们用鼻子听声音、说话,瞳孔逐渐拉长——此时,他们也是一群牛。或者说,他们吃下的牛肉,在他们身上完成重组和复活,不动声色地护佑他们长寿无疆。

  那些《诗经》里的牛,并不知道,也不在意,他们是一枚词、一阙诗,耕种出最美的风雅颂。

(责任编辑:喻自洲 审核:卢秀丽)
1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