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专题 州情 文化 融媒 视频 图库 评论 旅游 红云 供电 经开区

愿是矣邦池的一棵水草

作者:玉泉 来源: 红河网 时间:2021-01-04 14:36:43

  故乡对于每一个外出的人来说,在空间感上,总是这么近又那么远;在记忆里,又总是模糊了又清晰。所以总是剪不断理还乱,裹挟着浓浓的幸福又伴着几分淡淡的忧愁。

  八月,在阳光明媚的初秋,我像一条快乐的小鱼游荡在清澈的湖水中。哦,是这个湖,是一直看着我长大的这个湖,是写满童年记忆的湖。位于城东南的黄草洲,另一个名字叫矣邦池。其实湖并不大,不超千亩,但对于高原的人来说,没见过海,这里就是自己心中的海,是憧憬和远方。于是每年春节,这里热闹非凡,穷人富人都要到这里来荡舟一游。十几艘小船穿梭在不大的湖面上,游荡出泸西人别有一番风俗的年味。

  秋风阵阵翻飞着我的裙裾,把我的思绪拽回到此刻。黄昏的落日晕染着湖面最绚丽的美,“半江瑟瑟半江红”,几只白鹭凌波起舞,在跳着水上芭蕾。湖堤两岸,垂柳依依,芦花飘摇。这长于浅水中的植物正值开花时节,白茫茫一片好生美丽。这让我想起了孙髯翁先生《大观楼》长联里的“趁蟹屿螺洲,梳裹就风鬟雾鬓,更蘋天苇地,点缀些翠羽丹霞,莫辜负,四围香稻,万顷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杨柳。”当年滇池的美景似乎被保留在此了。

  随行的友人介绍,如今的黄草洲之所以这么美丽,是县委、县政府对黄草洲进行生态恢复,建设了黄草洲生态湿地公园。恢复改造前,黄草洲湿地受破坏和蚕食比较严重,只剩下一个水深不足1.5米,水面面积不足350亩的塘子。顺着湖滨小道慢慢走,形色各异的花草不时惊艳着我们的眼球。大家通过手机软件一一对花草进行识别,忘忧草、剑麻凤尾丝兰、薰衣草……一番忙碌,更像是在搞植物的科普学习。

  清澈的湖水倒映着远山、近树、鸟影,偶有涟漪打破湖水的平静,远处三五村庄逐水而居。这是南方典型的美,也是高原特有的美,依然保持了自然与古朴。半个时辰的功夫,太阳就落下了山。月上柳梢,蓝黑色的光影很快就涂抹了四周,村庄消失了。夜幕下的黄草洲却呈现另一种静谧的美,橘红色的古式路灯撒下一路温馨,黛蓝色光带让小桥从岁月中走来,对于像我这样在外地工作的人,似乎随手抓到了那触手可及的乡愁。

  20年,重逢不易,没想到黄草洲越变越美,已从我童年记忆中的小女孩出落得像一个两颊泛着桃花色、水灵灵的大美女。这一池古老的、年轻的、洁净的湖水,就这样流淌在我的心里,每一朵浪花都引领着我回家的路。秋风十里,吹来湖畔阵阵花香,使得我的脚步停止不前,我不断地回头张望,原来远方的幸福与美丽我已不再渴望,我甘愿是黄草洲清澈湖水中的一棵水草,在水波中自由舞蹈。

  而更让我欣喜的是,黄草洲湿地公园的改造恢复才翻开第一篇章。她将按照“一湖两带三山四片区”规划重建,总规划面积7.8平方公里。或许将来,《广西府志》名胜篇“钟秀清风”中曾记载:“南望翠屏,方当户牖,诸峰林峙,环列穆如……”“九峰恋叠,飞来仙鹤,两水环绕,灵龟抬头,矣邦聚宝,文笔翠屏,石龙神显,百业兴旺”的诗意美景将重现我们的生活。希望我们都成为湖边一个追寻美的居民、一个守望美的坚守者、一个护卫美的守护者。

  是啊!我的家乡自古就与水息息相关。早在2000多年前,公元前111年,西汉元鼎六年,司马迁就为你起名“漏江县”,这个名字的由来大概就因为你独特的喀斯特地貌,你的儿女“一江六河”全部漏到南盘江的缘故吧!后来在历史的烽烟中,你又几易其名,陇堤县、弥鹿部、广西路、广西府、泸西县。正因为你独特的喀斯特地貌,你以奇山异水甲天下名扬四海。县域之内,九峰十八洞,秀丽婀娜、神奇壮观。而最精华的就是天下第一洞的阿庐古洞,由泸源洞、玉柱洞、碧玉洞、玉笋河三洞一地河构成,形成洞中有洞、洞中有天、洞下有河、洞外有泉的独特景观。

  洞里的石头千姿百态、千变万化,“阿庐部落”“魏王点兵”“仙女散花”“鳄鱼凌空”,在当地有很多美丽的传奇故事,这里我不一一枚举,我想,只要进到洞里,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想象,都可以去为她命名。偷得浮生半日闲,在半日里游历一亿年的光阴,体验沧海桑田的震撼。龟、象、鱼、龙如神仙点化,松、塔、云、月如时光凝固。乘一叶小舟从玉笋河轻轻滑过,两岸石壁缓缓消失,此时不敢高声语,唯闻船桨滑过水面的轻柔声响,仿佛穿越时空,颇有“天上一日,人间十年”之感。如果运气好,还可看见快要绝种的透明鱼。

  在这迷离仙境中,仿佛身轻化羽,在奇石嶙峋中,衣袂飘飘,手舞长剑,上演一场仙剑奇侠传。蓦然回首,命中天子凭栏立桥,我们隔着一条河的距离。谁让天工造物鬼斧神工,这些石头栩栩如生,让人分不清历史与现实、神话与传说。有人说阿庐古洞是一个有月光宝盒的地方,可以去看一看刻着缘分的三生石,是不是有点遗憾当年分手没有选对地方。

  她独特的美,引得明朝伟大的旅行家、地理学家徐霞客在崇祯十一年不远千里而来,两次入洞。留下“所入皆甚深,秉烛穿隘,屡起屡伏,乳状纷错,不可穷诘”的感叹。虽洞深曲悠,不得全览,但徐霞客的确是阿庐古洞最早的贵宾。20世纪80年代,著名的言情小说家琼瑶游览阿庐古洞后挥笔写下“奇山奇水奇洞奇观”的感慨。

  故乡的山水看不够,登上钟秀山春风阁,举目四望,座座青翠的山岭如画屏屹立,条条碧波如玉带缠绕。东寺灵龟“秋雨摇来渐失林”,中山文笔“夕阳欲下犹依塔”,西屏翠水“横空雁影入波来”。而我依然是故乡湖水里的一棵水草,心已经在那里生根、发芽。无论走多远,黄草洲、矣邦池都会呼唤我……

(责任编辑:喻自洲 审核:卢秀丽)
1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