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市县 > 个旧 > 锡都文化

母亲,我心中的书香女人

作者:赵 琴 来源: 2016-10-26 15:01:09

  “三八”节那天,茶余饭后,我打开微信,发现铺天盖地的问候挤爆了手机。一首幽婉的歌曲《女人花》伴着醒目的祝福语,带着春天特有的新绿、花的浪漫、风的温煦,像浪潮一样涌来时,我心醉了。春,一帧浸染着生命之色的画布,让人甜蜜、幸福,陶醉其中。

  突然间,我看到了一篇赞美母亲的散文,细细品读,字里行间仿佛浮现出母亲的影子……

  我的母亲出生在干公社活、吃大锅饭的年代。母亲姐妹多,“七仙女”加外婆刚好一桌,家里只有外公一个男的。在那个挣工分吃饭的年代,女人算不上强劳动力,如果不拼命完成生产队下达的任务,一年下来分不到多少粮食,口粮不到半年就吃完了。还好外公、外婆以及姨妈她们厉害,每年分到户的粮食,加点野菜、番薯之类的杂粮也就基本够吃了。

  我的母亲在家里排行老六,因为几个姐姐出去挣工分,母亲一般负责找猪草。尽管到了上学的年龄,但因家里贫穷,母亲只得每天背着背篓和一些上不起学的小朋友上山找猪草。每天早晨,当母亲看着小伙伴们背着书包从自己的面前走过,又听到一声“走,上学去”时,母亲心里别提多难过了,她又何尝不想去上学啊!母亲总是围着外公哭着吵着要上学,可每次都是以失败告终。母亲只能天天在山上看着小伙伴们走在上学路上远去的背影。

  终于有一天,母亲按捺不住想读书的欲望,背着背篓到学校找到老师说:“让我上学吧,学费大人会来交。”老师看着母亲渴望读书的迫切眼神,将新书拿给了母亲。母亲小心翼翼地把书放在背篓里,一口气跑了几十里山路,一到家便拿着课本跑到外公面前说:“我上学了,我上学了。”当外公知道一切后,只好赶紧攒钱去交学费。

  听母亲说,她刚上学那会儿很吃力,因为她去的时候学校已经上完了一个学期的课程,她跟不上学习进度。可她心里知道:多读、多写准没错。老师讲课时,她把自己的作业本当做黑板,老师写黑板左上角她就跟着写左上角,写右上角她就写右上角,放学回家不会写的作业,她一字不漏地照着同学们的抄写,然后交给老师。按她的话说,这叫态度端正。不过她是一个很有毅力的学生,没多长时间学习进度就跟上去了。

  后来母亲上了初中、高中,成绩一直都很好。在那缺少教师的小山村,母亲17那年,就当上了村里小学的代课老师。就这样,上世纪60年代第一个农村女教师就在那所学校里扎根了,母亲成了全家唯一的知识分子。作为一名人民教师,母亲知道自己身上的重任,她发誓要以身作则,好好教导学生。她总感觉自己学的东西不够,下课时经常和同学们一起学习,共同交流、探讨。每次假期她都会去城里深造学习。

  结婚生子后,她知道作为一个母亲、一个女儿、一个妻子,挑着三副担子,更要加倍努力学习,用读书改变人生、改变命运。记得那时候,母亲经常带着子女们进城学习,也时常让表姨妈跟着她去城里带儿女。母亲经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处理完家务事,又去路灯下看书。数年的光阴,母亲考过了中级职称,又考过了高级职称,人也一天天老了。虽然现在母亲已经退休,可她的功课还在继续……在她的生命里,放下书本心里空荡荡的,人便容易老去,心也不再年轻。

(责任编辑:geji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