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泸西

0

作者:杨俊 来源:红河日报 2017-09-14

  走进泸西,我像一个热恋中的情人,驾一叶扁舟,驶入《泸西县志》,驶入《广西府志》,驶入泸西悠久的历史长河。

  拽住古老的纤绳,我逆流而上,去探询那个依山傍水的古城:公元1382年(明洪武十五年)设广西府;公元618年(唐武德元年),设陇堤县;公元前111年(西汉元鼎六年),设漏江县。

  古老的泸川河,缓缓流淌,流过冬,流过夏,流进我心中的矣邦湖;暖风轻轻吹拂,乌篷船随波荡漾,雪白的芦花飘扬,白鹭横飞,雁来雁往。我的血液中便有了水流的澎湃。

  顺流而下,船儿漂进了《徐霞客游记》,我去寻找其中那一枚亮丽的书签,它被夹在公元1638年(崇祯十一年)八月初七的那一天。打开它,便看到广西府那缠绵的秋雨。因为雨,因为《广西府志》,更因为这一方美丽的风景,让一位“生平只负云山梦,一步能空天下山”的著名旅行家,在此淹留了10日,游览了泸源洞和这里的湖光山色,不吝笔墨,倾心赞美,留下10篇日记。

  跟着他们主仆二人,撑着油纸伞,走在红楼碧瓦的雨巷,遍寻城里城外的名胜古迹。入玉皇阁,见些“群仙像”“极有生气”;看正殿壁画,“画亦精工”。登钟秀山,望周围峰岭,“东界峻逼,西界层叠”。去城西北四里处,入泸源洞,“秉炬穿隘,屡起屡伏,乳柱纷错,不可穷诘。”

  10天的日历被轻轻撕去,“《广西府志》已求得,明天该走了。”徐霞客幽幽地对顾仆说。我立在你的书页前,挥着一双素手告别。

  泸川河依旧缓缓流淌,流淌着泸西的历史,流淌着泸西的希望。

  我走在意念中的长街小巷,在岁月的风风雨雨中寻访三庵六阁七寺八庙的踪迹:“肖公庙”街、“玉皇阁”街、火神庙街。条条街巷的居民们过着或是繁华喧闹或是宁静祥和的日子。

  出了城南,周30余里的矣邦池因挨来“工农兵隧洞”的开通而悄然退落;“翠屏秋水”的景观也被定格成优美的诗句。但我心中只有骄傲而没有惋惜,因为,历史上记载的洪涝灾害从此一去永远不回;泸西坝子的千顷良田,滋养着这一方人民,如今,稻花飘香,我的心情也在豪迈中抽穗。

  吾者的温泉洗去我心灵的尘埃,阿拉湖的渔船舒缓我跋涉的疲惫,高原足球训练基地放飞我康体的梦想,黄草洲湿地公园澄净了我黑色的眼睛。沿着泸川河我溯源而上,春风吹绿了两岸:清澈的河水映衬一片片金黄的油菜花;青山簇拥一坡坡雪白的菊花;香脆甜美的高原梨挂满枝头,还有鲜红的油桃、紫红的杨梅。泸西人民用自己的智慧和汗水肥沃了这一方沟沟坎坎的红土地,那险峻的阿庐山峰是拓荒者耕耘的铁犁;那鲜红的马樱花是高高举起的照亮前程的火炬。

  我走进彝家的火把节:古老的太阳历圆柱高大雄伟熠熠生辉;阿细跳月魅力四射欢快热烈;熊熊燃烧的篝火映红了张张幸福的笑脸;醇香甜美的米酒滋润着声声恋歌中的爱情;三弦铮铮奏起积极奋进的时代旋律;图腾崇拜激励强悍粗犷的龙虎精神;斗牛和摔跤昂扬不屈不挠的生存意志。

  我走进阿庐古洞,彩灯辉映,奇景荟萃:“擎天玉柱”,如巧镂精雕的华表,拔地而起;“倒悬石莲”,傲视群芳,玲珑剔透;“远古编钟”,声如钟磬,咚咚隐隐。这是一幅幅富丽堂皇的艺术画卷,让人越看越奇;这是一篇篇含蓄蕴藉的抒情长诗,越读越耐人寻味;这是一杯杯芳香馥郁的陈年老酒,让人销魂沉醉。

  夜幕降临,霓虹闪烁,灯火如潮,高楼林立。我沐浴着泸源大街的辉煌走进泸西,耳边响起腾格尔动情的歌唱:“我爱你,我的家;我的家,我的天堂。”

  泸西啊,我用一辈子的深情,走进你:走过你优美的昨天,走在你富饶的今天,走向你辉煌的明天。

(责任编辑:李玉清 审核:喻自洲)

中共红河州委宣传部主管  云新网前审字 2008-0015

滇ICP备11001687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2510473号 中国红河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