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红河州的路

0

作者:谢灿明 来源:红河日报 2017-09-01

  我是土生土长的红河州人,且一辈子在州内工作。就是进了省报,也还是驻红河州的记者。

  而我60多年来较深的若干感触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家乡的路。

  上世纪70年代,我在元阳县牛角寨公社工作的8年间,感受最深的也是最头疼的就是,边疆地区处处高山大坡,交通十分不方便:“看见城,走死人”“对面能喊话,相逢得半天 ”,这些当时的真实写照,的确让人苦不堪言。那时到大队、生产队下乡,必须早早起床,带上水和干粮翻山越岭,蹚水过河,再翻山越岭,又蹚水过河。几经周折中,汗如雨下,筋疲力尽。

  在那些年代,几十吨的化肥运送到生产队、几十万斤的粮食运送到公社所在地和县城,全靠人背马驮。

  一次,一位产妇难产,从大队卫生室翻山越岭抬到公社卫生所,却已错过了抢救的良机,两条生命就这样消耗在崇山峻岭中!

  尽管“山间铃响马帮来”的意境很好,但我确实经历过这样的尴尬:陡峭的山坡上,只要马帮在前面走着,那马的粪便就会滚落在后面人的头上和身上……

  那时,我最希望的,也是最怕的,就是回个旧探亲:提前托人买好车票后,头天从牛角寨走到县城,第二天坐公共汽车到建水,住上一夜,第三天才能乘车到个旧。途中,山道险峻尘土飞扬,乘客个个浑身尘土,又渴又饿又累。有几次,车子在途中抛锚,前不沾村后不着店,又没有电话,乘客要么在河谷地区被太阳晒得大汗淋漓;要么在高寒山区冻得直打哆嗦……

  就是平安顺利,3天的路途也常常把人累得够呛!

  而如今,一洞通南北,仙人洞隧道的贯通,使个旧到元阳不到一小时车程,而且路面极好!就是到金平、绿春,也省下了大半的时间。还有到河口,有高速公路和多条方便快捷的二级公路可选。

  过去,从个旧到昆明,开上海牌轿车差不多要走一天。如今,仅要3个小时多一点,一天就可以跑个来回。

  前后比较,真有如天壤!

  俯瞰红河两岸的崇山峻岭间,座座桥梁、万千隧道穿山越岭,跨沟过壑、飞渡江河。公路纵横交错密如蛛网,铁路四通八达方便快捷,红河人的“机场梦”也正在成为现实。

  当年千山万壑间到处是马帮铃声的场景,现在都变成了“公路似彩带,条条绕山过水。汽车喇叭声声,马达到处轰鸣”的可喜景象。可以说,自治州的 60年,已远远超过了封建社会的千百年。全州各族人民的生活质量,比建州前提高了千万倍。

  如今的红河州,高速公路、二级公路纵横交错、四通八达。它们是一条条致富路,美美地把全州各族人民送上了劳动致富的金桥,送到了幸福美满的理想彼岸。

  列举一堆证明自治州辉煌成就的高速公路里程数字,以及公路、铁路和机场建设模式未免有些枯燥。但是,全州村村通公路,各地各族群众轻轻松松就可以开车和乘公共汽车到州府办事,自驾到各地旅游和探亲访友,都十分方便快捷。就是当年我所在的公社,我曾望“山”兴叹的所有村寨,都不同程度地有了国道、省道、县道或村道!

  在咱红河州,还不仅仅是有形之路今非昔比鸟枪换炮。就是自治州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战略七彩路,通过全州各族人民60年的艰苦努力,已经把自治州从一个“少、边、穷”的穷乡僻壤,变成了一个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在全国所有自治州中名列前茅、独具特色的领头羊。

  饮水思源,我们衷心感谢党中央的一系列改革开放好政策,特别是边疆少数民族自治政策,给全州经济社会的发展和腾飞,指明了方向和注入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能量巨大的“核”动力。

  值此建州60周年之际,全州各族人民无不感谢伟大光荣正确的党!

  

(责任编辑:李玉清 审核:喻自洲)

中共红河州委宣传部主管  云新网前审字 2008-0015

滇ICP备11001687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2510473号 中国红河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