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房子,新房子

0

作者:杨俊 来源:红河日报 2017-08-04

  20年前,我在泸西县午街铺镇初级中学教书,教师住宿区有5个,清一色砖木结构的简易平房,按其环境和居住人的特点,美其名曰:“世外桃源”“大观园”“女儿国”“元老院”“望月楼”。住房的名称包含着老师们无穷的诙谐和调侃。

  我从“世外桃源”移居“大观园”,算是升了个档次,委实高兴了几天。

  “世外桃源”在学校围墙外,只有3位老师居住,虽说清净,但我住的屋子在侧边,阴沟里积满泥沙,下雨屋内便进水,常年潮湿。把沙泥掏空,到了雨天山水又再冲来,反复多次,只好作罢。更可怕的是,蛇会钻到屋里,吓人半死。而“大观园”房子好,老师7人,热闹。院子里还有两畦花草,四季花开,香气袭人,环境优美。

  房子有20多平方米,开一扇窗。我极有耐心地打整了一番:在苇席天棚上裱糊一层洁白的纸;在墙壁上粉一道石灰;在墙脚刷一米高的绿色涂料;拖净地板,然后摆上床铺、书桌、沙发以及简易衣柜;挂两块海蓝色的隔布和窗帘;在里墙贴上一张开着窗户窗外是蓝天白云青草地的风景画。日出东方,门前一簇葱郁的水竹,清影婆娑;夕阳西下,洒满一屋的缕缕金光,绚烂辉煌。这便是我温馨的家。

  秋冬之际,农田里的老鼠们举家迁来,住上苇席天棚,生儿育女。或窸窸窣窣,或追逐嬉戏,日子长了,洁白的天棚便添了许多黑窟窿,开始时还心疼补救,于事无补后,也随遇而安了。

  从天棚洞开的地方有时能见到些鼠眉鼠眼,忍不住以棍戳之,人便与鼠共舞。有时老鼠从自掘的“陷阱”中坠落,东躲西藏,终被乱棍打死或仓惶逃出。

  有一次,一只瘦弱的小鼠落下,关在屋中,无食可吃,饿得气息奄奄。拂晓时分,爬上窗口,看着外面的亮光,欲出不能,急得“吱吱”叫。然后,顺着窗子铁条爬上爬下,又在窗台上跑来跑去,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纤细的尾巴颤抖摇动,可怜兮兮。有时侧蹲,那剪影,似仰天嗥叫的狼;有时站立,前肢抱在胸前,向上张望……

  我静静地躺在床上,像观赏一道优美的风景。4岁的儿子醒来望见,用稚嫩的嗓音欢快地叫:“小老鼠,上窗台;上得去,下不来;叫妈妈,妈不在,咕噜咕噜滚下来。”

  小老鼠一听见声音,在窗台上跑了两道,果真咕噜一声,滚下了窗台,急忙躲进沙发底下,逗得我和妻开心地笑。

  日子就这样恬静而又愉快地流逝,“大观园” 前将建盖两幢3层的教师宿舍楼。平整房基时,葱郁的水竹被挖除,美丽的鲜花被移栽。高楼渐渐“站”起,舍中很暗,照不到日月光影,写字看书,大白天也须亮着电灯。鼠辈们依旧不舍昼夜游戏屋棚,羸弱的小鼠仍然在屋内惶惶。然而我同其他的老师一样,将要乔迁于对门新居,遮掩不住内心的喜悦。

  终于,别了与鼠共舞的日子,住进了宽敞、明亮、干净的高楼。“世外桃源”“望月楼”等“美名”成为老师们茶余饭后的笑谈。

  20年过去,当我回到午街铺镇初级中学一看,学校里已是高楼林立,还设置了绿草茵茵的足球场,所有一切,全新得让人不敢相信。

  实际上,不只午街铺镇初级中学,只要你进入泸西县的各个乡镇、各个村寨,那最新、最大、最漂亮的建筑物差不多都是学校。

  13年前,我在泸西一中教书,泸西县党委、政府重视“考高中比考大学还难,大多数学生被挤在了高中门外”升学困难的问题,在县城新区,新建了一所全省一流的高级中学——泸源高中。

  几年前,因为泸西一中校园的逼仄,远远不能满足高中学生就读的需要,泸西县委、县政府又决定,在县城西郊迁建“新泸西一中”。如今,新一中工地,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设中。

  明年7月,“新泸西一中”建成搬迁,众多的莘莘学子,就不会再拥挤在现在这所逼仄的“泸西一中”学校里,连上个厕所也要排队。到那时,学生们就可以坐在崭新、宽大、明亮的教室里读书。想到这,我的心里不禁生出些甜蜜的思绪。

  新房子不断地涌现,旧房子不断地消亡,在新旧的交替当中,带给人的是喜悦,是希望。日子一天比一天好,抬眼望去,日新月异的又何止教育!

  如果有心,你就会发现。

(责任编辑:李玉清 审核:喻自洲)

中共红河州委宣传部主管  云新网前审字 2008-0015

滇ICP备11001687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2510473号 中国红河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