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树

0

作者:喻荣浩 来源:红河日报 2017-06-12

  院子里以前有一棵不知名的老树,树腰不粗,但枝叶茂密,据说是早已退休的老局长在任时种下的,想来也应该有几十年了吧。每当阳光明媚的日子,树荫就铺满大半院子,院里的爷爷奶奶们就在那树荫下支上桌椅,自娱自乐,很是惬意!

  不回蒙自的周末午后,我也会站在树下闭上眼睛感受风声和光亮,风一吹,老树便摇起手来,那地上的光亮也变幻莫测地闪烁起来,天人合一的瞬间,只听得见自然的声音,或者就算有杂音,那也是在思想之外,此时此刻的我和我思想所容的周围环境都封闭成了一个圈,在这个圈内就是我的个人空间。

  在我年少成长的过程中,这种惬意常常伴随着我。那时候的生活节奏很舒缓,没有电话也能在约定的地点不见不散,没有互联网也能相聚的时候欢声笑语,每个人都沉浸在生活的享受中,快乐又安详。只要是亲近大自然的地方,就有我们的欢声笑语,也就是那时候,我深深感觉到了自然的美,对天地万物都怀着向往之心,时常感觉自己是渺小的存在。很多个儿时的夜晚,我与三两小伴躺在草地上,深深地凝视着星光璀璨的夜空,感受着自然的一次次震撼,后来我读到康德的墓志铭:“有两种东西,我对他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他们在我心灵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日新月异,不断增长,这就是我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定律”,我才明白,原来当时的那种震撼叫做敬畏。

  参加工作以后,我住进这个小院,再次感受到这种敬畏,让我喜出望外,不过好景不长,有一天老树被拦腰斩断,连根拔除,猝不及防地离去了。院子里修起了停车场,也种下了新的树……

  院里的老人们沉寂了几天之后,又在新树旁边支起了小桌椅。刚开始,我对他们这一行为失望之极,仿佛我就是老树的灵魂,看着生前的恋人移情别恋,十分沮丧。但后来我也慢慢融入了其中,那副让我怨气的画面又重新地、渐渐地变得其乐融融起来。这时候我又想到,这里原本就不是房子,在几十年前也可能只是一片荒地,在老树之前也许还有其他树,也许也有一个像我一样的人在当时为一棵被老树替代的古树而喊冤!社会发展和前进的脚步并不会因为这些事情而停止,而所有这些在时间的维度上都不过是苍茫一粟,何况如我一般,一面享受着城市化发展带来的便利,一面又为失去而叹息的人在当下并不是少数,这样一想难免让我害臊。对此,我始终没有更高明的托辞,也想不到两全的办法,我想能做的唯有守护住心中那棵树,不让它也崩倒。

(责任编辑:李玉清)

中共红河州委宣传部主管  云新网前审字 2008-0015

滇ICP备11001687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2510473号 中国红河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