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耕雨读

0

作者:葛大平 来源:红河日报 2017-05-15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典型的农耕社会,亦耕亦读是中国古代农村社会生活的真实写照。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耕田而食,凿井而饮”的农耕社会,晴耕雨读是中国传统社会对农家子弟的基本要求。

  上世纪70年代中期的农村,小学作业不多,课程也少,下午3点就放学。课后几个同学差不多每天都要去山上挑一担柴,天黑有时候回到家,晚上做作业,这也算半耕半读吧。

  到了初中、高中,周末一般都要回家做农活,也不忘身上随时带本书,累了休息的时候就在田头地脚看看书。这种也耕也读的生活,在我们农村学生的生活中是很普遍的。

  上了大学,到大二时,我利用课余时间卖起了报纸。当时,每张《春城晚报》卖3分钱,卖一张晚报有0.0045元的收入,加上电视报、参考消息、文摘周刊,一天有2元左右的进账,对上世纪80年代后期的大学生来说,一个月能挣到60多元钱,费用是可以自给自足了。我卖报纸的事,1987年10月8日、17日的《春城晚报》还分别以《卖报的大学生》《大学生卖报与自立》作了报道,我也因此获得了当年云南省大学生社会实践优秀成果奖。

  此外,假期里我还在学校里卖过面包、牛奶,到建筑工地打过工。有两年,我自己挣钱供自己读书。勤工俭学也是另一种形式的耕读吧。

  单身的时候,书柜是一个竹制的小书架,卧室就兼做书房。在10多平方米的小小天地里,居然安放了两张书桌、一个书架和一张单人床。空间虽然小了点,但一切都井井有条、整洁有序。那时候的生活是平凡的,也是充实和宁静的。白天工作,晚上要么看书,要么给远方的恋人写信,要么练字。壶里日月长,书中乾坤大。一杯清茶、一本好书、一帘清风明月送昏晓,至今回想起来都还是一种美好的记忆。

  结婚后没有几年,我分到了单位一处三居室的房子。我把那间光线充足、窗外有树的房间设为书房,书房的门两边,贴有这样一副对联:静对诗书寻乐趣,闲观白云悟天机,横批:读书养气。随着藏书的增多,木制书柜也增加到了两个,还购置了一张宽敞的大书桌,电脑先后换了两台。书房里文房四宝俱全,窗外绿树婆娑。安静、素雅、窗明几净和书本散发出的淡淡书香,使我们家有了几分书香门第的温馨和气息。

  有感于此,我将我家的书房取名为“耕读堂”,在正门上还多年贴着这样一副对联:一等人孝子忠臣,两件事种田读书,横批:耕读传家。工作之余或周末,大部分时间我都在“耕读堂”读书、写字。在晨曦临窗的早上,在细雨梳叶的午后,在明月照人的夜晚,在这样的书斋里去品读“春云夏雨秋月夜,唐诗晋字汉文章”,对我而言,不仅是一种享受,更是一种清福。

(责任编辑:李玉清)

中共红河州委宣传部主管  云新网前审字 2008-0015

滇ICP备11001687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2510473号 中国红河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