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山果景

0

作者:杨学诗 来源:中国红河网 2017-03-23

  去年,我去弥勒西山彝族阿细人山寨看望老游击队员李光时,时令已是农历的十一月初十了,可那儿的房前屋后、道旁路边,一棵棵高矮不一的柿树,叶子掉光,可黑褐色的枝头却密密匝匝地缀着沉甸甸的橙黄果子,似一盏盏灯笼,倾慕天空,垂视大地,让人产生一种温暖的感觉。

  李老说柿子柔软多汁,剥开那薄如蝉翼的皮,就可直接吮吸,清甜馥香,如吃果酱蜜……

  这么好的东西,至冬天了怎么还不采摘?“此类的景观,寨外还有。”李老欲说又止。

  我跟着他往寨子西边走约两公里,一座扁形的大山突然横亘在眼前。李老说这叫四头山。他深情地望着它,并脱帽作三鞠躬,嘴里喃喃道:“战友们,当年我们许下的愿望,已经彻底地实现了,安息吧。”我顿感此山有故事,急叫他细说。可他说:“先看鸡素子果吧。”他指指山腰,又指指山麓的左、右两侧,说那些地方都有。我一一望去,见每一处都是“万绿丛中一点红”,真真切切,非常养眼。在山麓左侧的,是一颗斜长在石缝里的弯树,约高4米,叉枝又生叉枝,枝条密匝,其上缀着大小形状均如荔枝的果儿,无以计数,红红火火,令人心旷神怡……

  李老爬上树,采下一捧呈鸡冠色的果子下来:“这已经熟得很透了,果肉洁白,没一点苦涩……尝尝吧。”我抓一个入嘴,一咬,满嘴生津,似甜牛奶的味道,浸入五脏六腑,于是连籽粒都不吐就咽下去,再抓吃另外的一颗……

  “那边,还有红果树的果子。”李老指着北面石林县方向的一座大山说道。我看天色不早,就叫他说来听听。李老说,红果树学名火棘。它夏季开花,秋季结果。那果子,豆粒般大小,深红色,密集成片。风一吹,枝条动荡,宛如一群可爱的小朋友,在挥舞着红旗欢迎你的到来……

  回寨的路上,李老有点哽咽地说,1948年2月,中共云南省工委指派朱家璧将军来弥勒西山领导武装斗争,他召集300余名游击队员在诺糯四头山整训。3月中旬,游击队员们个个作许愿,许愿完,朱宣告“一支人民的军队”就此建立!当时他们的许愿几乎一致:“奋斗,奋斗,让穷苦人能够吃饱饭!”……然而,战争是残酷的,在3年多时间里,有200多位西山上的彝家儿女,就没有再回来与亲人团聚,牺牲了,失踪了……李老刚才竭拜大山,是在告慰先烈。

  弥勒西山是名副其实的大石山区,大地、宽地极少,但草席宽、簸箕大的“小地”,到处都是。有一段时期,阿细人劳动只能是集体劳动,劳动对象也只能是那面积不多的大地、宽地(时称“大寨地”)……结果,口粮严重不足,山里的所有果子,等不到熟透的时候,就全被人们采摘充饥了。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阿细人甩开膀子大力发展种养殖业……至今,阿细人收获的粮食,屋子里已经堆不下。有条件填入肚子的东西,品种花样不计其数——本地的树果,几乎没人采摘,就让其挂在树上,形成冬季彝山的独特果景!

  我终于明白,彝山的果景已经经历了冬天的苦寒、春天的孕育、夏天的风雨和秋天的霜染,它折射出共产党富民政策给山里人带来的实惠。

(责任编辑:李玉清)

中共红河州委宣传部主管  云新网前审字 2008-0015

滇ICP备11001687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2510473号 中国红河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