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2016专题 > 行走红河谷 > 新闻报道

一条河流的抵达与再出发

——“行走红河谷”河口收官采访记

0

作者:吕向群 文/图 来源:玉溪日报 2017-09-15

红河州河口县,红河流经国内的最后一站。我们从大理巍山的红河源头追随红河一路来到这大河之口,见过它还是小水滴的模样,见过它涓涓细流的模样,见过它一点点吸纳了沿途的小溪流成为一条大河的模样。此刻,在河口县,即将奔腾出境的红河是如此雄伟壮阔、自信从容。而历经八个多月的追随与采访之后,我们即将见证这些不愿自弃的小水滴流出国门,奔向大海,这是多么奇妙的时刻。八个多月前,当我们在红河源头苦苦寻觅那若有若无的一点点小水滴时,谁能想到就是这些不愿自弃的小水滴,最终能汇聚成河、通江达海呢!

感恩于红河一路上带给我们的体验与感悟,行走红河谷的最后一站,既是抵达与收官,更是诀别与再出发。怀着对这条大河的感恩与不舍,我们开始了行走红河谷的收官之行。

跨合区中方正在实施的污水处理厂、中越会展中心等工程的建设现场。马熙腾 摄

每天国门一开,就有负重的越南边民从对岸的国度奔跑而来。

2009年中越红河公路大桥建好后,机动车运输部分的边检工作分流至北山分站,有效减轻了南溪河分站的边检压力。

晨曦中的国门升旗仪式

海拔76.4

抵达河口的当天酷热难当,惟有红河岸边有一丝难得的清凉。

顺着红河水往下走,很快就来到西南海拔最低点——海拔76.4米的河口地标前。就在此处,携带着红土地肤色的红河水与较为清澈的南溪河水相遇、交汇,形成一条泾渭分明的交界线——这也是红河在中国境内最后一次接纳支流。随后,红河水绕着国门附近的小山丘转了个半环,像是表达不舍与流连,亦像在与我们进行最后的道别,然后就义无反顾地向着大海的方向奔流出境。在三百多公里外的越南北部湾,红河将在那里汇入大海。

此时的河口正值初秋,但接近40摄氏度的高温仍让我们这些来自滇中的记者挥汗如雨。遍地瓜果是大自然给予这片热土最无私的馈赠。每一个新到河口的人都会爱上高温下那杯清凉透心的冰柠檬汁,尤其喜欢坐在滇越铁路已有上百年历史的老海关附近,喝着冰柠檬汁看拉着货物的绿皮火车从远处隆隆驰来。

作为一座著名的边城,河口县隔着红河与越南老街相望,是百年滇越铁路上最重要的一个中转站。自清宣统二年(公元1910年)滇越铁路通车后,河口便成为云南与东南亚通商贸易的商埠,一度商贾云集、热闹非凡。至今仍有百年历史的老邮政局、老海关、富滇银行旧址等老建筑见证着这段辉煌的商贸史。现在,仍有大量的越南人在河口做生意,水果则是两地边民往来最频繁的部分:火龙果、红毛丹、山竹、百香果大都来自河对岸的越南,香蕉、无眼菠萝则是河口当地的特产。你与戴着斗笠或绿色头盔的小贩交谈时,他们会用简单的汉语告诉你听不懂,那他定是来自越南的小贩了。

在河口几乎随时都能邂逅越南人。当地人告诉我们,对岸的越南老街省早在2015年便聚集了16万人口。很多越南人过来河口做生意,河口会为他们颁发暂住证,半年办一次手续,程序非常简便。拥有暂住证的越南人可以在河口生活,小孩子甚至可以就读当地的学校。现在的河口除了零星的小贩在沿街叫卖外,还有越南商贸城专供越南人长期在此做生意,售卖咖啡、木制品、海产品等越南特产。甚至跳广场舞的大妈中,也有不少越南人。

夜晚的来临为这座湿热的城市带来一丝凉意,人们开始出来休闲纳凉。广场的音乐喷泉边有很多穿着小裤衩或直接光着屁屁的孩子随着喷泉的起落快乐地嬉戏、冲凉,一片欢声笑语。而河对岸的越南老街也是高楼林立、灯火辉煌。这些年我们这边有什么,对岸马上就跟着来了,发展速度几乎是同步的。同行的河口当地人告诉记者。十七年前记者曾到过越南老街旅游,当时的越南老街如同中国偏远农村的一个小乡镇,马车是最主要的交通工具。而现在,受益于双边贸易,已成为越南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

近年来,红河两岸两座边城的发展可谓日新月异,只有红河依旧默默地流淌着,见证着这活色生香的繁华市井。这一晚,推开宾馆的窗户就可以看见红河千年不变的流淌,我将枕着红河的涛声入眠。

 

(责任编辑:李婷 审核:李玉清)

中共红河州委宣传部主管  云新网前审字 2008-0015

滇ICP备11001687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2510473号 中国红河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