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红河视野

苦刺花的味道

作者:谭文 来源:红河日报 2017-04-03

(网络图)

  距离住处不到200米,有一片上百亩的空地,据说产权存在争议,故这么多年来一直闲置着、荒芜着,成了野花野草的天堂。每到春天,杂草疯长,野花无拘无束地开放。这里长满了苦刺树,又值花开的季节,成了我的户外活动之地,下班后匆匆吃过晚饭,就跑去采苦刺花。

  苦刺树是多年生草本植物,全身长满了锋利的刺,叶片成羽状,粉白色的小花比米粒大不了多少,一串串开在刺丛中,花蕊淡黄色,远远望去,雪白一片。与其他花相比,不香不艳,毫不起眼,但它不自卑,自由自在地开放,清幽、素雅,给春天增添着色彩,给大地彰显着生机,不时引来蜜蜂忙碌。

  采苦刺花是个技术活,得冒着被刺伤甚至流血的危险,不能贪,不能急,得慢慢来,小心避开刺,小串小串地采。我每次都采到天黑,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周末时,我会扩大采摘范围,骑上摩托车,到八九公里外的南部半山、田间、沟边去采。多数时候收获并不多,还不值那点汽油钱。虽然市场里有卖的,便宜得很,我也不会去买。因为,世间有些事,不能单纯用经济标准去衡量。

  一个同学真有本事,还在领导岗位上就急流勇退,提前退休后,办了一个大厂,生意做得顺风顺水,有一天给正在采苦刺花的我打来一电话。我放下电话后心里在自嘲:人家在做大事,我却在采花,能力高下如此泾渭分明。但人生就是这样,得找准自己的位子,不是那块料,就不要去胡思乱想。

  每次采花回来,衣服、鞋子、袜子都插满了刺,全身灰不溜秋的,更有甚者,手上和脸上都是些横七竖八的伤口,同事问我如何受的伤,我也很坦然地说是采苦刺花弄的,丝毫没有秘密被发现后那种羞答答的感觉。

  苦刺花采回来后还得精心拣一道,剔除那些老叶、残枝等杂物,放在沸水里焯一下,再用清水泡上三四天,就可以炒着吃了。妻和女儿不喜欢吃,她们吃不了苦,我却情有独钟,喜欢那种清香而略带苦味的感觉,也许这就是生活的味道吧。据说,苦刺花吃了可扫“毒”、清热去火、去脂、减肥、瘦身……采得多时吃不完,又不能送人,当今世俗社会里,送这种东西是拿不出手的,会让人笑掉大牙,我会放在冰箱里冷藏着,把这种回味延续到夏天、秋天。

  生活在高楼里的人们,对大自然的感知变得麻木了,而出生于农村的我,却始终对田野怀有一种亲切感,可几十年来,一直在都市里打拼,走近田野、贴身大自然成了一种奢望。因此,我哪里是在采花,我是在找儿时的感觉,在寻时光那头的记忆,在借机亲近大自然,让身心得到放松。个中真意,尽在不言中。

  

分享到:
(责任编辑:李玉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