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红河视野

遗落在山巅的百年传奇

——探访建水阿六寨扎营山古遗址

作者:吴劲华 来源:红河日报 2016-06-01

险关隘口雄风不减

  若不是亲眼看见,谁会相信,在这座高高的山巅上、密密的树林里,竟隐藏着一座历经数百年风雨侵蚀的土城。

  车子穿过建水城,驶上鸡石高速公路,从燕子洞出口下高速,沿老公路经大田山村行驶了五六公里的样子,往左拐上一条土路,在山腰路面稍宽一些的路段停好车子,我们一行人沿着陡峭的山路往上攀爬。

  扎营山,海拔1402米,位于建水县城东南面,距离县城30余公里的面甸镇大田山村委会阿六寨村。山顶上留有长约1公里、至今仍很坚固的土筑古城墙,据说是明代土司万氏嫫的一处重要军事遗址。

  恰逢阳春三月,下午的阳光很是热辣,爬了一段山梁,一行人已是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好在山腰上松柏苍翠,野花盛开,一路美景加上清新的空气,使人精神倍增,顿生气力。

  由于找不到有关扎营山的文字记载,我们只能对它的历史了解个大概。扎营,按照民间的说法,就是军队扎过营的地方,据当地人介绍,这一带叫作扎营山的山梁有好几座。只不过位于阿六寨的这座山,因至今留有土城古遗址而极富传奇色彩。

  爬了一段山路,我们钻进茂密的丛林,在山巅处,终于出现了长满杂草和灌木丛的土城墙遗迹。由于数百年的风雨侵蚀,土城墙仅有一人多高,红色泥土夹杂着砂石的土城墙上遍布雨水冲刷的痕迹。我们踩着厚厚的枯枝败叶,“噗噗”的声响与山风吹过的声音混在一起,仿佛当时守城军士发出的号角声。而土城墙根部遗留的树桩,又仿佛当年守城的士兵,手持长矛,睁着警惕的双眼盯着城外。

  沿着土城墙走了大半圈,在南面居然看到了一段长百余米的断垣残壁。同伴们兴奋异常,纷纷走到土城墙下拍照留影。我则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被烈日炙烤、风雨冲刷、严寒封冻而历经数百年不倒的土城墙。一时间,那时的烽烟浮现在眼前。

  盘踞临安城(今建水)的土司万氏嫫为抵御外敌的侵袭,在险关隘口扎营山筑起土城,派兵把守,使来自阿迷州(今开远)等方向的敌军无机可乘。这里山高林密,加之筑起土城,居高临下,东南面远至百里外的一切尽收眼底,一旦有风吹草动,驻扎在此的官兵即可通过烽火台等通信手段层层将消息报告给最高决策者。

  我抚摸着土城墙,似乎倾听到了当年守城士兵的心跳,登上城墙头,顿感这土城墙依然那么牢固、坚实,更重要的是,这段遗留的土城墙使人深切地感受到了历史的厚重。

  桉树林无言,但山风却在倾诉,它告诉我们,那时交通不便,驻守土城的士兵即便骑马,也要在布满荆棘的山道上跑大半天,若是军情吃紧,官兵们十天半个月也回不了家,那种伫立土城头顶着月光思念亲人的场景也一定不少。“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的情景更是没少出现。我甚至想,假如能够穿越时光,我一定穿越到过去做一名士兵,手持长矛、大刀,体味一下驻守土城的艰辛,顺便揭开这没人知道的谜底。然而,这科幻的想法一跳出来,就被淹没在了脑海里,因为这完全没有可能。

  还是回到现实吧,扎营山山巅开了许多苦刺花,一簇簇、一株株小花朵聚在一起连成了片,成片的花朵顺着土城墙外的山巅恣意地、无拘无束地开放着,洁白的花朵以片片蒿草作为背景,显得那样娇美而又凄寂,许是山高林密、人迹罕至的缘故,满山满坡的苦刺花竟没人采摘,这扎营山苦刺花的味道于是也就没人知晓。

  同行的小侯是位雅致的女文友,身材高挑,长相俏丽。她身着一件嫩黄色外衣,头戴一顶紫红色遮阳帽和一副太阳镜,走到比自己略高一些的一段土城墙下,面对土城墙伸开双手,身体轻轻地靠近墙面,微微扭过头,留下了一个与土城墙相依偎的镜头。

  历史与现实,就这样悄悄地碰撞了。

  更让人震撼的是,下两个高土坎,往山巅东南面过去不多远的地方,就是异常陡峻的峭壁,站在壁顶放眼望去,只见东南面百里风光尽奔眼底。峰巅下,个碧石铁路、通往村寨的沙土公路及蜿蜒的泸江河像一条条玉带在脚底漂移;犁耙庄村、麻栗树村在烟波浩渺中若隐若现,恍若隔世;再远些的山峦处,竟可以看到一座工厂的烟囱,有人说那是属于个旧市鸡街镇的一座冶炼厂;而另一个方向,看到的是几个村寨和玉蒙铁路的一座高架桥,恰好有列车驶上桥梁,奔驰的列车把我们的思绪拉回到现实,让我们深深地感受到作为今人的幸运与骄傲。

  在扎营山,虽然找不到一丁点儿有关扎营山的文字记载,但我们用心灵触摸和感受了历史,放开想象的翅膀探寻了那时的烽烟,更主要的是领略了扎营山独特而秀美的风景。

分享到:
(责任编辑:李玉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