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学

杀猪饭

作者:武文超 来源:红河日报

  6点起床,在白雾皑皑的清晨往塞满柴火的灶膛里划过一根火柴,霎时,火光映红了脸,暖暖的、亮亮的,驱散了一身的寒气与疲惫。灶膛里传来噼里啪啦柴火的燃烧声,大锅里的水已经沸腾,揭开锅盖,蒸汽“呼”地弥漫了整个厨房,屋里屋外白茫茫一片,分不清东西南北。屋外响起了来人的说话声“水开了没?人都到齐了,几点开杀?”“天太冷了,先进屋喝杯热水,抽根烟,暖暖身子,等会儿就开杀!”屋里的人应道。

  烟抽完了,水已过三巡,刀子磨得豁亮豁亮。“差不多了,开始吧”。随即,听到屋外大肥猪哼哼嚷嚷的叫声,可能它知道自己的末日来临了吧。四五个人扑将上前去,把肥猪按倒在地,旁人赶紧用绳子将猪的前后腿捆上,又把猪嘴捆上,一根圆木从4腿中间穿将过去,“起”,一声齐喊,把猪抬上了杀台。

  老家的习俗,过年了,把养肥的猪宰杀,然后请上自家的亲朋好友热热闹闹地吃上一顿,犒劳一年来的艰辛。朴实的农村人,只有这个时候才能真正豪爽一次,把打电话的声音提高了很多“我今天杀猪了,嗯,大肥猪,晚上带着家人到我家吃杀猪饭,哈哈,好酒好肉管够。”猪的惨叫声一声高过一声,猪是悲惨的,但却是它的使命所在,猪的叫声越大,人们的笑声就越大,过年了,丰收了。大盆的猪血留着晚上做白菜煮血豆腐。人多力量大啊,不一会儿,猪已然杀倒在地,滚烫的开水往猪身上一浇,所有的皮肤猛然缩紧,师傅们忙着用刮刀把猪毛刮净,一边刮一边“呼呼”地吹着手,水太烫了。师傅们忙着,主人家在旁边隔三岔五地向他们敬着香烟,嘴里乐呵呵地说着“辛苦了,辛苦了,晚上多喝几杯”。猪毛褪净,大肥猪白花花地躺在那里等着开膛,熟练的杀猪师傅拿起快刀“呲呲”地划开了猪肚,然后把所有的内脏一股脑儿地扒拉出来,刀尖一划“这是最嫩的猪里脊肉,拿去切成薄薄的片,再用绿绿的豌豆尖煮成一锅,下酒,哈哈。”冒着热气的鲜嫩的里脊肉送进了厨房。师傅们开始分工合作,有的宰肉,有的洗猪肠,有的把刚宰好的肉用盐腌成腊肉。旁边的邻居也来帮忙了,晚上要大宴宾客,主人家是忙不过来的,帮着切肉、摘菜、洗菜,锅碗瓢盆的声音顿时响绝于耳,好不热闹。主人家盘算着晚餐该有几个菜:“红烧里脊、小炒肉丝、清炒猪肝、白菜血豆腐、全锅汤……”想方设法把最好的菜品弄出来招待客人。

  全锅汤是每家每户杀猪宴客时必备的一道菜,猪头用火烤到金黄,放到锅中大火烹煮,猪肥肠洗干净用沸水猛煮一番,五花肉切成大块的片,猪心猪肺洗净切片,瘦肉切块,猪排骨宰成段,待所有的材料全部准备完毕,支一口大锅,把猪头肉去骨切片,肥肠切段,就着五花肉,猪心猪肺,瘦肉块,排骨一顿猛煮,加上些青蒜苗结成的疙瘩,煮到汤发浓发白起锅,一道香喷喷的全锅汤就算成功了。全锅全锅,意味着有头有尾有内在。

  忙碌了一天,所有菜品均已上席,客人们也陆陆续续地赶来,带着礼物,和主人家寒暄着,笑声一浪高过一浪。客人入席,主人家频频添酒添菜,大家起立端起酒杯祝福着主人,大喊“干”。朴实的农村人不再觉得自己卑微,不再腼腆,大碗喝酒,大块吃肉……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客人醉了,主人也醉了……彼此紧挨着,笑着,说着,唱着,期待着来年的丰收!

(责任编辑:李玉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