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学

“失败的人”

作者:莫丽叶 来源:红河日报

  夜色未晞,顾老的锄头与大地的交响乐便彻天而起,乐音像回自家瓦房一般进了顾氏大宅。

  无异,今晨还是这般。大腹便便的顾权打着哈欠在顾宅门口大声地朝他的叔父喊道:“喂,这一大早的就不能好好睡觉吗?都说了多少回了还是这样,真是越老越没用!”顾老耳聪眼疾心明,无须回头便知晓一早就吠着的一定是他当村小组长的大侄子顾权。若是换作任职商会会长的二侄子是断不会这样乱吼的,因为他要省下力气,以便更好地壮实自己的腰包。顾老继续锄地,并未回头。顾权大骂了几分钟,使得狗伴奏,鸡起舞,便也就罢了。顾老每次锄罢,便在树荫下休息。只要顾权开往村委会的车一发动,他便起身归家。他总是这样,午饭前才回去;他也总是这样,午饭前才出去。

  顾老前脚刚进门,与后脚一同踏进木屋的还有他的二侄子顾钱。顾钱左手吃力地握着钱包,右手则拎着一个小袋子,动作很是熟练。左手的钱包一看就不同凡响,在拉链外的红色,显得格外可怜。而这小袋子呢?里面仅有的一个鸡头和两只鸡爪则无法充实这小袋子,因而它显得特别干瘪。顾钱何以脚着革履步入此陋室?无非是惦记着顾老百年之后他名下的土地。这司马昭之心,路人真很知道。

  傍晚,顾老的身影出现在村小学。走在斜风晚照的校园,顾老享受着这份静谧。走着走着,顾老驻足了,怕打扰了前方那趴在墙上正以墙为桌写东西的小身影。环顾四周,除了校大门没有关闭,其余的门无一不上了锁,所幸这锁没有锁住这颗好学的心。这小身影在斜照里拉长,惹得顾老的思绪也跟着拉长了,停了好一会才想起往回走。

  一晃几年过去了,锄头在年迈的顾老手里失了业,而门前树下的木椅却弥漫着顾老的气息,彼此都更熟悉了对方。顾老岁数大了,顾氏兄弟出入顾老的瓦房就愈加频繁了。他们每次来都带着名为合同的东西。他们渴望顾老能在合同上签字,同意在其百年之后他名下的所有土地可以归他们所有。可无论他们说好还是说歹,顾老仍旧坚持初衷丝毫没有动笔的念头。他们甚至允诺,只要顾老签字了,他们就会给他一笔钱,让他体面地安享晚年,然而顾老还是没有签字。屡战屡败的他们一边被顾老请出去,一边破口大骂:“怎么这么死脑筋,送你钱都不要,老了还这幅穷酸样!做人要像你这样,真是太失败了!”然而过后,他们还会再踏进这个“失败的人”的家里。

  果不其然,前一晚还在泼妇似的骂,现在就如同哈巴狗一般造访顾老的瓦房。他们进来后还没有来得及找位置坐下,顾老就让他们把东西留下请他们出去了,他们笑着走了,带着顾老失望的目送。

  翌日,他们早早就便来到了顾老家。他们敲门无人回应,又发现门是虚掩着的,便推门而入。进门后,灯是开着的,而顾老安详地躺在床上,他们走近顾老,肥硕的一只分不清是谁的手碰了一下顾老干瘦的手,发现已经冷硬。他们惊诧顾老竟然死得这么快,昨天都好好的,看起来健健康康的,可是他们不知道顾老的心受伤了。合同就在床沿,他们迫不及待地拿起来翻看,然而签字处依旧空空如也,这时他们哭了。顾老的床沿还放着一封信,于是他们带着希望拆开来看,信中这样写着:顾民名下的所有财产全部捐给村小学。

  这时他们放声地哭了。

(责任编辑:李玉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