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学

东山顶上

作者:王景琳 来源:红河日报

  几年前的一个夜晚,夜已深,邻床那对夫妻还在窃窃私语。

  “医院又催缴款了,我明早得回去一趟,借到钱,我会尽快赶回。”

  “你去吧,不要担心我,来回路上要小心……”

  我翻转身面向窗外。月光皎洁如水,透过深蓝色的窗帘,可见天空一隅,隐约有几颗繁星,忽明忽暗。心头涌上丝丝酸楚。了无睡意,起身,走出病房。医院过道上铺盖着行李,有些人睡在地上。护士站有个男人和值班医生正在理论并逐渐升级到大声谩骂,大意是他的妻子快要生了,医院没有床位拒收,无法入院。医院人满为患,同为女子,我为那个即将生产做母亲的女子暗暗担心。

  清晨醒来,邻床大嫂的丈夫已不见。我打电话给母亲,让她多送一份早餐来。邻床大嫂有些推辞,面带羞涩,她说,这怎么好意思呢,我真的不饿。我跟她说,我们同住一间病房,是病友,是缘分,有什么困难大家相互照顾一下是应该的。听我一番说辞,她才眼泛微光,腼腆地喝下母亲带来的白粥。想到大嫂的丈夫正披星戴月赶路回家,还要求东家告西家去筹借医药费,内心焦急担心住院的妻子无人照管,顿觉得生活的不易。在医院,可看世事沧桑,人生百态。这句话真不假。

  天色将晚,她丈夫风尘仆仆归来。他的皮肤黝黑,头发凌乱,面容憔悴,肩宽背驼,爬满额头上的褶皱像庄稼地的沟壑一样阡陌纵横,生活的艰辛与磨砺让他看起来更显苍老。他对我连声致谢,我说这只是我们力所能及的一点小事,还请他不要放在心上。

  他说他姓魏,家住东山镇,位于弥勒最高最远的东山顶上,村名大栗村。房屋是土坯老屋,房前屋后用石头围砌着一片菜园,栽一亩红豆,养两头小猪,还有几只会飞到树上睡觉的鸡,说到这儿他脸角堆满笑意。他又说到他的家,80多岁的老母亲常年生病,两个孩子正读书,生活常常入不敷出。他叹了一口气,悲从心来,眉头锁得又紧又深。

  出院的时候,母亲送了几套旧衣物给魏大嫂,让她做农活时穿。魏大哥执意让我留下电话号码。他说,妹子,你们一家都是实在人,我们农民什么也没有,如果你们看得起,过年的时候,我想送点东山的紫洋芋、红豆米来给你们。

  每年春节临近,像定制好的日程,闹钟准时响点,魏大哥都会打电话给我,就这样,一晃5年。

  我记得,他们夫妻第一次来到我家,许久不见,我们竟然有亲人般久别重逢的感觉。魏大哥豪气地扛来一麻袋洋芋,半袋红豆米,两只鸡。我们去了家附近的餐馆,点了几盘小菜,二杯荞酒和甜品饮料。待酒足饭饱,他们回去时,我把家里的牛干巴、面条、水果等让他们捎带回去。后来的每年,他都打电话告诉我,他在省城某建筑工地打工,过年不回来的原因是工资比平时高出了三倍。

  去年过年前,他扛着一大块猪肉来。从小出身农村的母亲告诉我,这是猪身上最好的位置,这是农村人对他所敬重的人最高馈赠礼仪。魏大哥说他家盖了新房,杀了一头大肥猪,宴请了亲戚好友,他希望我们有空能去他家做客。魏大哥还说,家里的日子一年比一年好了,现在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信心,这得感谢国家政策对农村、农民的扶持力度,镇政府驻村工作队队员为每个贫困家庭建档立卡,并帮助他们出谋划策,为摆脱贫困指明致富道路的方向。

  去年8月的一天,我参加了市文联组织的文艺工作者助力脱贫攻坚采风活动,再次到达东山镇。展现在眼前的新面貌让我顿时眼亮心悦:街道硬化干净整洁,农贸市场、文化广场宽敞明亮,千万元的提水工程解决了生产生活饮水难的问题,千亩苹果基地、万亩松林开发、樱桃小番茄种植基地、规模养猪场等多种产业正齐头并进。最令人心旷神怡的要数东山镇倾力打造的异地扶贫搬迁工程——将军寨,它像一座“飞来”的寨子,集中安置了610户不适宜人居村寨搬来的农民。红砖瓦房、池潭花圃,这里俨然变成一座非常漂亮、生态、欣欣向荣的新式民居公园,是党的好政策在灿烂阳光里飘落东山顶上的一朵绚丽云彩。

  乘车回城的路上,经过大栗村,路边一个骑摩托车的人看似眼熟,定眼一看,是魏大哥,我立马请司机停车,魏大哥也十分惊喜。他说,上东山来也不到家里喝口水,他指着村子里一幢新楼房自豪地说:“看,那就是我家的新房子!”此刻,天边的夕阳云蒸霞蔚,满山遍野的万寿菊开得灿烂金黄,一串串火把果红彤彤映满山径……

(责任编辑:李玉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