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学

梦想 就在脚下

作者:清华 来源:红河日报

  那年在昆明读书,作家毕坚老师骑着三轮车来学校卖书,我买了一本诗集《爱在深秋》,读之,那些写亲情、友情、爱情的诗句迷住了我,毕坚老师在书上题了一句话:“文学是灯,文学是梦,是燃烧。”

  那时的我由于失恋,加之家里盖房子后紧接着供我和妹妹在昆明读书,又医母亲的眼睛,家里债台高筑,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省吃俭用,家里连买油盐的钱都没有了,我在学校里生活十分困难,就产生了辍学和轻生的念头,那时的我很孤独、忧郁,有些自卑。这时,我读了毕坚老师的《爱在深秋》,我开始学着写诗了,16岁的花季,17岁的雨季,含苞的花儿刚开的季节,花儿便被雨水打湿的季节,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我在笔记本上写下自己第一本手抄诗集的名字《爱在雨季》。我给毕坚老师写了封信,他给我回了信,毕坚老师的两句话激励了我:“泉水因阻碍而溅起浪花,人生因波折而获得真谛。是冰总要融化,是雁总要远行。”于是,我开始对文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而兴趣正是取得成功的老师。课间、熄灯后,我开始偷偷在日记本里写诗,我做起了自己的“作家梦”,我多想“拢天地于一瞬,挫万物于笔端”,我多想用文字倾诉自己青春的欢乐与痛苦,我要把心中的所思所想化作最美的诗,我要把心中的爱和苦化作奋斗的力量。

  那时我加入了校海燕文学社,积极参加了学校组织的迎香港回归征文比赛,并获得三等奖、那是我第一次征文获奖,我很高兴,后来,我向班主任借了一本《拜伦诗集》和《郑愁予》诗集,甚是喜爱,接连读之,废寝忘食。我深深迷上了诗歌,我找到了心灵的慰藉。后来,我依然与毕坚老师进行文学交流,向他请教,他告诉我,文学写作像挖井,越挖越深,泉水越清。他告诉我要业精于勤。要搞好写作,必须要深入生活。他的话启发和鼓励了我。后来,通过假期勤工俭学,我顺利毕业,并以优异的成绩和表现被学校推荐分配到开远省电力技校工作。

  工作后,我一方面兢兢业业干好本职工作,一方面利用业余时间进行文学写作。有时工作忙,加班加点报送各类报表、资料,回到宿舍很累,我常感到时间不够用,但当我拿起文学书时,我的心一下子沉浸于其中,感到烦恼和疲劳一下子飞到九霄云外去了,我感到无比快乐。

  后来,我认识了一个美丽善良勤劳的彝族姑娘,她喜欢听我朗诵诗歌和吹笛子、吹口琴。每天下班吃完晚饭后,我读自己写的诗,她静静地听,有时沉思,有时默想,好像梦里长了翅膀,那时,在南桥电厂后边的小路上,月光下,她如一朵美丽的小花轻轻开放,天灯在上,天灯给我勇气,梦想如天灯为我指引方向。后来,我渐渐爱上了她,从此手心相牵。2004年,她成了我的妻子,2006年,她成了我儿子的妈。

  后来,电力体制改革,我成为一名红河供电局员工,先后在开远、河口、个旧、蒙自等地工作,我依然热爱文学,我依然笔耕不辍,我依然热爱读书,这期间,我也认识了许多作家老师、朋友,参加了许多笔会,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诗集《生命的流淌》,也先后有作品发表于《诗刊》《云南日报》《红河日报》等,入围2016华文青年诗人奖……也加入了红河州作家协会。我感到了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快乐。此刻我想说,人生的每一次经历都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只有心灵不苍白,诗思才能澎湃;只有心中有诗,笔下才会有诗。我思故我在,我手写我心,我的心灯依然亮着。我在生活中寻梦,我在梦中找生活。

  如今,我的文学梦更强烈了,可以说,读书写作已是我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是我一生的修养。我知道,学海无涯,一切总有一个过程,需要一种态度,路一步步走,只有弯下腰来,才能听到大地的心跳。

  我相信,梦想并不遥远,梦想就在脚下。

(责任编辑:李玉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