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学

庾信文章老更成

——读陈福今诗集《岁月寻芳(续集)》

作者:郑健 来源:红河日报

  捧读陈福今《岁月寻芳(续集)》(后称《续集》),欣喜、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陈福今是我的同乡、师长、人生榜样。我们的家乡——地处滇东南的小县石屏,十分重教兴文。1960年,他以云南文科状元考入北京大学哲学系,在这偏僻之地引起了轰动效应,也为我这个小他7岁把考上大学作为人生第一目标的后学,树起了鲜活的榜样。1980年,我到北京后,也因这些关系,与他相识、相知。在其后30余年的交往中,我深感他是个谦和、严谨、勤奋且清廉的人。正因为如此,5年前他的诗集《岁月寻芳》出版后,我欣然置于案头,不时赏读,其中既有同乡天然的接近性使然,也因我能不断从中汲取精神养料所致。

  而今《续集》面世,我先睹为快,感到他的诗词更纯熟更富真情了。

  《续集》中,他以近30篇写家乡写自己。其中《乡情四颂》中,写了家乡的红米、月饼、石榴、杨梅这些我也很熟悉的特产。红米“粒粒圆润涵温馨”,月饼“块块香甜醉我心”,石榴“颗颗玛瑙亮晶晶”,杨梅“个个红紫水淋淋”,滇南生活味很足,情感朴实真挚,勾起了我的乡愁。《游广西八题》以假日远游与亲朋故旧合影,抒发了浓浓的亲情。而《诗言自我》以10首书写了自己从一个穷人家孩子到北大学子,从“五七干校”学员到中南海党和国家领导人身边的工作人员,从担任国家行政学院的党委书记到全国政协文化和学习委员会主任的人生经历,对党对人民的感激之情,“知恩图报付华年”之志,心迹袒露,跃然纸上。《岁月寻芳》也有此类之作,但大多诗篇附着于记述履行公务。在《续集》140余篇诗作中此类作品占了四分之一,比重大为提高。这与卸任退休后的生活有关,也与作者平和的性格、心态有关,更与作者酷爱诗词不断拓展写作领域,欲使诗作更加生活化有关。

  写到这里,还要再讲几句与“诗言自我”有关的话。史上重视“诗言自我”者莫过李白,像“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等,千百年来为人们传诵,莫不是自我画像、内心独白。虽然这类作品在李白浩如烟海的诗作中所占比例不大,但对诗人李白之所以成为诗人李白,起到了无可替代的作用。李白诗作大气磅礴、洒脱不群、豪放飘逸之风,在这些诗作中得到了最集中最充分的体现,这些诗作对李白形成独特的诗风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再比如,陶渊明若无《归园田居(五首)》等写自己归隐之后田园生活的诗,“田园诗人”之冠决不会千百年来稳戴其头上。“诗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王国维语)。要表现赤子之心,莫过于“诗言自我”直抒胸臆。当然,一位高级干部要做到“诗言自我”,必须将诗放在应有的位置,必须不为自己韪,不为尊者韪,也不为一些多年形成的框框条条韪。

  《世纪盛事(八首)》被置于《续集》之首。这组诗是陈福今应邀出席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会,观看大阅兵后所写。这一题材很好写也很不好写,好写在于熟悉,不好写也在于熟悉。全国人民在现场或电视里观看了阅兵,要写而且写出独到的东西很难,但陈福今做到了。“狼牙山魂今犹在,刘老庄连杀声起。夜袭格斗胆气豪,平型雁门鏖战急”,把受阅英模单位的历史特点和现实状况准确而形象地展现出来,给人以深刻的感受。《将星闪耀》中“披挂上阵展风采,立身为旗带三军”,将阅兵将军“领衔受阅作标兵”的特点、意义都形象地展示出来了,读后留下难忘的印象。这使我不禁想起罗丹的名言:“所谓大师,就是这样的人:他们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别人见过的东西,在别人司空见惯的东西上能够发现出美来。”

  我们诗词的对象,大多是平实的生活,陈福今也概莫能外。他在《续集》中对熟悉的写作对象,努力写出了不一般的东西。比如写水仙,“于人但求清清水,奉献芳馨放光华”;比如写蔷薇,“幽香阵阵蜂蝶来,温情脉脉送吉祥”;比如写登岳,“跻身岱岳临绝顶,遍览群山似波澜”。“回望来时无尽路,更觉人生贵登攀”。斯蒂芬·顿说过:“好诗在奇异与熟悉之间保持着一种精妙的平衡,诗人必须把熟悉的创造成相当陌生的,让读者重新看或重新感受。”陈福今这样做了,这正是《续集》使我欣喜、敬佩的又一原因。

  陈福今长期在中央办公厅、国家行政学院、全国政协文化和学习委员会担任领导职务,2008年6月出版了80万字的《踵事增华》文集,2009年出版了20多万字的《公务员培训理论与实践》一书,至于数十年间为领导撰写的各类讲话、文章,为各级机关起草的文件、材料,实在难以计数。这些文章与诗词相较,表面看在于文字不同,但本质上是思维不同。文集、文件、材料多为逻辑思维,而诗词多为形象思维。毛泽东主席1965年7月21日致陈毅的信中提出“诗要用形象思维,不能如散文那样直说,所以比、兴两法是不能不用的。”这是伟人、伟大诗人结合自己的诗词实践,对中国诗词的经典总结。陈福今的经历数十年间以逻辑思维为主,可贵的是他在写诗中很好地实现了从逻辑思维到形象思维的转换。在《续集》中,形象思维、比兴两法运用更加娴熟,使诗味也更浓烈了。《云上梯田》:“哈尼山寨有神林,泉水淙淙灌古今。顺遂山性造田畴,梯田鳞栉飘彩云。绿水青山常守望,阳雀布谷处处春。天人合一创世纪,玉鉴琼田若梦境。” 一幅韵味别致的山水画虚实结合,是诗是画,是画是诗。又如写迎春花的《迎春》:“绿枝千条串串金,先花后叶献芳馨。带雪冲寒何所惧,百卉魁首喜迎春”,托物寄志、借景抒情、情境相融。

  “庾信文章老更成,凌云健笔意纵横。”诵读《岁月寻芳(续集)》,我想起杜工部的诗句。陈福今诗词“老更成”,是他笔耕不辍、勤奋写作,调高了自己诗词人生的目标所致。记得在《岁月寻芳》出版时,《诗刊》原常务副主编丁国成以“全力当公仆 余事为诗人”为题写下了读后感,如今陈福今则是保持公仆心,苦苦觅新诗。陈福今在《岁月寻芳》“后记”中写过:“愿我们的诗思、诗情,随同我们这个伟大的时代,不断奔涌。”完全可以相信,卸任后的陈福今会以更多的时间精力、更高的标准投入自己喜爱的诗词写作,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丰富自己,启迪他人。

  (作者系云南省石屏县人,原北京军区《战友报》社副社长)

(责任编辑:李玉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