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学

自画像(组诗)

作者:蓝狐 来源:红河日报

  自画像

  我

  一个尚未

  产生

  既已消失的单词

  一个音符

  但

  从未被任何乐器

  所演奏

  我是盲人眼中

  的光明

  哑巴

  所吟诵的诗行

  我是你

  你们

  自我构建

  同时

  又自我解构的

  芸芸众生

  中的孤独者

  在玫瑰紫色的深渊里

  在风的絮语

  或玫瑰紫色的深渊里

  在想象和现实之间

  在这样或那样的时刻

  你是否走神或着迷

  直到尖利的鸟鸣

  警句般自窗外传来

  直到云自漫不经心的天空

  坠下

  直到黑夜彻底把你淹没

  在无边的寂静

  或馥郁的花的香气里

  在虚与实之间

  在一壶滇红或某本诗集的某章

  某页

  你是否有所顿悟

  啊,我可怜的普续克

  她竟无言以对

  迎春花

  它无需使自己看上去更美

  就这样,旁逸斜出或不偏不倚

  就这样,微卷或舒展

  在明暗不一的光影下、在花园

  你看,观者自会找到最佳的角度

  对它进行赞美

  “喔!小小的迎春花!”

  你不是火焰、也无象征

  在清晨、一个随意的时刻

  就这样,静止或摇曳

  就这样,凝视或聆听

  从而进入遗忘或永恒

  昙华山小记

  也许,整整一个冬天

  我们都在阴郁且漫长的时光

  中度过

  而现在,世界仿佛着了火

  到处是怒放的马缨花和楸树

  金色的野蜂轰鸣

  在那玫瑰色的氤氲雾霭中

  云杉也会歌唱

  我们漫步,不停歇

  哪管命运的小径,落叶如雨

  我敢打赌,这样的癫狂绝不亚于

  阿尔勒的梵高

  与此同时,就在这春天敞亮

  的殿堂,人们正赶往山谷的某处

  那里,松涛如雷

  那里,我们的毕摩将摇响

  祈愿的神铃

  多么古老而迷人的一门艺术

  他果真能召唤百鸟,并把人们的

  爱情占卜?谁知道呢

  我所知道的不过是这样一些时辰

  阳光,闪烁如梦

  某个清晨

  湿漉漉的水珠,散漫地分布于

  花园的每个角落

  灰雀则常年栖息于一棵

  苍老的大叶榕

  此刻

  它们都已醒来

  在一片桂花若有若无的香气里

  接下来

  也许我要做的只是支好画架

  发呆

  或用刮刀反复清除调色板上

  残余的颜料

  它们

  曾代表过什么

  雏菊

  或马

  或一片纯粹的田园

  这是一段相当长的寂静时间

  四周空无一人

  真庆幸

  命运从不曾指使我做什么

  怎么做 

(责任编辑:李玉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