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学

麦芽糖世家

作者:梁刚 来源:红河日报

  寒冬,用冒着白烟的井水浇洗过后,嫩白的麦芽吹弹可破,丝丝缕缕缠绕在一起。一双年轻但十指红肿的手轻轻将它们拉开,那动作,轻柔温情如拨弄琴弦弹奏一支小夜曲。任会相信,麦芽是有生命的,它们紧紧搂抱在一起,会相互制约,缺少自由生长的空间,于是,她每天三番五次呵护它们。她的婆婆,也是她的师傅张树芝,对此更是深信不疑:麦芽就是孩子,一天你不跟他洗几次澡,他怎么能长好。

  李氏传统麦芽糖的历史太过久远。任会说不清自己是李家的第几代传人。听公婆说,除了大集体时村上不让人搞副业停过几年后,李家熬制麦芽糖的三尺大锅里的糖浆就一直在翻腾滚沸。任会的公公李树华挑着麦芽糖走村串寨,把少年走成老人。多年前,李家田地打下的粮食不够十几个人吃,男人们都到小煤窑挖煤,作坊没有停产,但小打小闹。后来田地被征用,煤窑被炸封,这下好了,一家人一门心思地重操旧业。

  今年36岁的任会2000年从黑泥沟村嫁到李家,一直帮公公、婆婆打下手,整整7年过去,才掌握了生产麦芽糖的各道工序。

  李氏传统麦芽糖能薪火相传,一方面是原料好。李家用的原料大麦、玉米,都是本地高海拔山区所产,产量不高价格高,一粒是一粒。另一方面是一成不变、精益求精的手艺。公婆对任会身教言传最多的一句话是:“不要忙,慢工出细活。”

  加工生产麦芽糖的行家都知道,光有这两样还不够,真正能保证产品品质的是要有好水。

  在李家蜜香弥漫的小院一角有一眼井,20多米深。机缘巧合,用这眼井水生产出的麦芽糖,色泽鲜嫩雪白,糖质暄软适中,糖分饱满,出糖率高,捧一块在手里,活色生香,像会呼吸。到隔壁人家打来的井水,加工出来的糖是另外一种味道。

  节假日前,五眼大灶升火,李家大小十多男女一起忙如工蜂。男人们各守着一口大锅熬糖或扯糖,一锅15公斤麦芽浆、15公斤面,先大火后小火,要熬四五个小时,一锅能出糖15公斤。熬糖时一身大汗,扯糖也不轻松。刚出锅的糖红黑如陈蜜,要经一番蛮力揉搓拉扯后才能雪白如豆腐。妯娌们跟着婆婆磨大麦、玉米,炒面末和伺候麦芽,大家话都忙不得说,好在大家都不饥渴,从大锅里随手舀一碗糖浆冷一下喝下,一身是劲。有懂行的人说,性子再烈的人,只要到李家的作坊“磨”个十天半月,就会变得心平气和。

  现在,用“麦芽精”速成的“麦芽糖”在市面上大行其道,品尝到李氏传统麦芽糖的人,更知其地道可靠。当地人时常到他们家买糖。两年前,他们家在弥勒市区湖泉生态园的沙滩步行摊租了间铺面,由任会夫妻俩主持。节假日一天要卖120多公斤糖,以前够公公卖半个月。客户南来北往,有贵阳、天津、北京甚至西藏的。任会的微信群里有700多个省内外的老客户。李家三兄弟都已经娶妻生子,但一直没有自立门户,一大家子人每天与糖为伴,甜甜蜜蜜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半月前,在沙滩步行摊铺面,任会的丈夫亲手用老式电炉给我烤了一块白糖,如今,我的唇齿间,还弥留着那种独有的只有熟粮经精加工提纯酿制出来的醇美鲜香。

(责任编辑:李玉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