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学

一路变迁

作者:王桥银 来源:红河日报

  唯一一条通往外界的路,因岁月更替而变迁。这条路,就是我家乡的一条路。

  爷爷,这一辈。走的是羊肠小路,弯弯曲曲,到对面山寨走亲戚,在自家就能听到对面山寨鸡鸣狗叫之声,但走起路来却要大半天。爷爷说:“逢年过节,在村里能听到城里的鞭炮声,但到城里,却要走一天的路。”那时,村里很穷,家里用的盐巴、男人们吃水烟筒用的黄烟,非得到县城去买,村里人就用马驮着柴火到县城去卖,卖了柴火买回盐巴和黄烟,走一程,真不容易,天不亮就赶马起程,到天黑时分才能回到村里,搞得马累人乏。乡亲们骂道:“这该死的路!”

  父亲,这一辈。解放了,政府组织村民挖公路。路通了,但晴通雨阻。有一次,父亲和乡亲们拉着一车桃子到县城去卖,没想到,刚到半路,下起了倾盆大雨,土公路很快变成了烂泥塘,车子陷在泥泞里,任凭乡亲们又推又挖,车子总是动不起来,三天后,天晴了,车子能走了,但一车桃子却霉坏了。乡亲又骂道:“这该死的路!”

  我,这一辈。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好时代,政府投巨资兴修公路,把土公路改造成弹石路,尔后又改造成水泥路。路宽了,也平坦了,大雨来临,被雨水冲洗过的公路变得更洁净了,更明亮了。无论是大雨倾盆,还是晴空万里,车辆在家乡的公路上川流不息,来来往往,运输车、大客车、轿车,跑得多欢畅!乡亲们由衷地感叹:“路好了,什么事都好了……”

  我们,这一辈。路越变越好,乡亲们的日子也越过越美好。许多人家用起了小轿车,家家户户住上了新房,连老年人也用上了手机,甚至学会了上互联网……

  爷爷,那辈人,赶马到县城需一天时间。现在坐客车进城,不要一个小时就到了。父亲,那一辈人,到州府,坐客车需两天,到省城,需三天。我,这一辈人,到州府坐客车只需两个多小时,到省城只要三个多小时。我们,这一辈,如今,抬手,敲响键盘的方寸间,上互联网的高速路,到世界各地是分秒之事。

  家乡路的变迁,印证着红河60年建州全方位历史发展的进程。党带领走美好之路,一定会给父老乡亲们带来美好的、幸福的、新的生活。

(责任编辑:李玉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