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学 > 书籍 > 心灵的台阶

生命的轨迹

作者:刘一平 来源:SRC-220525597

  ——献给张海迪

  当虚弱的躯体正在恢复生机,

  生活的道路打开了柔和的绿灯。

  当窒息的肺腑注入了春天的气息,

  理想的信念又展开了双翼。

  当挣脱了冰凉的镣铐,

  咸涩的汗水托起奋进的小船。

  当暗礁要折断满是伤痕的双桨,

  皱裂的嘴唇吐出一声轻叹。

  我不是命运的宠儿,

  刚迈开蹒跚的双足,

  举着好奇的双眼,

  把神秘的世界打量。

  一阵紧似一阵的风暴,

  我被抛向痛苦的深渊。

  从此,

  失去了书包,

  失去了摇在木马上的欢笑,

  失去了童年的梦幻。

  然而,在那遥远的地方——

  一块贫瘠的土地,

  我找到了生命的绿色之光。

  “姐姐,让我们一起去看蓝天吧!”

  一声充满稚气的童音,

  使我重新估量了生命的价值。

  缺医的乡间,

  使我感受到无助的艰难。

  勤劳的大娘,

  让我窥到了一个善良的愿望。

  荒芜的土地,

  需要织起片片绿毯。

  于是,

  我走出悲伤,

  飞向蓝天,

  衔来种子,

  把它播在一个个不幸者的身上。

  叹息化作内心的呐喊,

  疲惫的身躯增添了力量,

  用我纤细的双手,

  叩开了扇扇紧闭的心房,

  轻轻地投进一束光亮。

  生命在滚动的轮椅下不断延长,

  躯体瘫痪不意味着生命的结束,

  灵魂消失才是真正的死亡。

  在蓝天的屏幕上,

  一个强者的声音像一股清泉,

  流进起伏的胸膛。

  快吧!朋友,

  奋力荡起你生命的双桨,

  鼓起风帆,

  用不屈的意志把青春的小船,

  驶向希望的彼岸。

  1982/05/昆明

  张海迪的事迹激励影响了一代年轻人。大学三年级学院举办文艺活动,要求每个班出一个节目,我所在的班决定以“诗朗诵”参与。写诗的任务落在我身上,我夜以继日赶写,宿舍熄灯后就在过道里借着昏暗的灯光写,保证了演出需要。

  人们不停的追求平等,但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或者将来怎么努力探索,答案终归只有一个:平等是相对的。

  人在被孕育的那一刻起,不平等就已经开始。

  真正的平等只有“死亡”,然而即使死亡其方式也不平等,平等的只是“死”之本身。无论高贵还是卑贱,无论长寿还是短命,无论穷困还是富有,每个人最终都要站到人生舞台向世人谢幕,然后化为一缕轻烟。

  除此,没有真正的平等。

  既然如此,唯有把握好过程,全力创建属于自己的那片蓝天,挖掘出可以滋润自己的那一掬泉水。

  “子规夜半尤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对拥有如此信念的人,我唯有敬仰。

(责任编辑:hhcn_kq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