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学 > 书籍 > 心灵的台阶

流不尽的汨罗江

作者:刘一平 来源:SRC-220525597

  从我懂事的时节,

  就知道有一个五月端午,

  溢着芳香的粽子,

  合着一个古老的传说。

  幼小的心悄悄询问,

  他为什么,

  会赢得人们如此敬慕?

  不明白,

  更不会探索。

  然而,五月,

  便有了童年的欢乐。

  随着时光的流逝,

  同样的粽子有了不同的味道。

  有喷喷的芳香,

  更有辛酸多少?

  渐渐明白,

  人们对你的拜倒,

  不仅你是绝世文豪,

  更因为你苦苦探索人间正道。

  你高尚的情操,

  闪现在无华的《橘颂》。

  读着它,心弦被拨动,

  久久不息。

  我愿化作一株小草,

  与橘同风。

  1980/06/昆明

  屈原作有《九章?橘颂》:纷缊宜修,姱而不丑兮。嗟尔幼志,有以异兮。独立不迁,岂不可喜兮。深固难徙,廓其无求兮。苏世独立,横而不流兮。闭心自慎,不终失过兮。秉德无私,参天地兮。原岁并谢,与长友兮。淑离不淫,梗其有理兮。年岁虽少,可师长兮。行比伯夷,置以为像兮。

  大凡每个人年轻时都少不了学习的榜样,从中获取前进的动力。上初中时我从同学那里借来他们盗来的学校封存的许多“毒书“读之,对《沫若文集》爱不释手,看得津津有味,其历史剧《屈原》、《棠棣之花》、《孔雀胆》等更是喜爱有加,从而有了对“橘”的感慨。大学学历史专业,对战国历史有了更多的了解。

  我读禁书的事被人告发,一天晚上军宣队的领导把包括我在内的数十名学生(他们陪批,接受教育)列队操场,狠批了我一顿。时值寒冬,又冷又紧张,身体微微颤抖,滋味不好。

  面对批评我无怨言,自己也认为看“毒草”确实不对(然而忍不住还是要看),但不明白的是军代表把我看的“坏书”没收后却送给一名高中班的女生看,还和这名女生发生了关系,致使女生怀孕。后来女生服用大烟堕胎导致大流血差点送命。事发那天去女孩家门口观望的人不计其数,小县城出现这么一桩奇闻人们自然兴奋不已。当时对于这一悲剧性的结果,我也没什么想法,因为不懂。

  告发自古有之。然而“文化大革命”时期人们相互告发(那个时期叫揭发)行为登峰造极,空前绝后。同事之间、上下级之间、战友之间、恋人之间、夫妻之间、父子之间、母子之间、弟兄姊妹之间、邻里之间、不相干的人之间相互告发——揭发屡见不鲜。而且,这些告发都在冠冕堂皇的理由下进行,无论其内心光明或是阴暗。

  要说文化大革命对社会破坏最大的当数对人心的摧残扭曲。

  看禁书的事还有一则记忆颇深。文化大革命前创作的小说《野火春风斗古城》中有这样一段情节: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银环无意中泄密致使她的领导也是恋人的杨晓东被日本鬼子抓去受尽折磨,她悔恨万分。经过千辛万苦,付出许多代价,党组织把杨晓东救了出来,杨晓东和银环见面后百感交集,他们轻轻相拥,交谈数言又匆匆分手。文化大革命期间此书也被批判对象,其理由之一就是大敌当前革命者怎么能谈恋爱,描写“拥抱”属于黄色,有伤风化。于是作者对小说进行了修改,把杨晓东与银环相见时的拥抱改为握手,爱情也不谈了。文化大革命对“文化”的革命由此可见一斑。

  读禁书成为我那个时期的一个重要生活内容,使我在文化蛮荒的时代闯进了一块绿洲,心灵因此有了些许滋润。

  《红旗飘飘》、《志愿军一日》等书的内容至今不忘。

(责任编辑:hhcn_kq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