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动态

非遗传承人何玉忠

作者:陈凤彪 来源:红河日报

  到弥勒红万村观看祭火活动的人,都会看到一位头戴毕摩帽、身穿毕摩服、手拎小铓锣,恭恭敬敬蹲坐于龙树神坛前主持祭祀的长者,这位长老便是国家级非遗传承人——红万村阿细毕摩何玉忠。

  何玉忠出生于阿细毕摩世家,其曾祖父、祖父、叔父都是毕摩。阿细毕摩大都识草药、偏方、按摩(揉肚子、关节脱臼复位、接骨)等。也许是近朱者赤的缘故,何玉忠从小受毕摩文化的熏陶,耳濡目染、潜移默化,在心里打下了深深的烙印。上世纪80年代初,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了广袤的阿细山寨,吹醒了沉睡的阿细文化,具有深厚内涵的阿细先基、阿细指路经、阿细祭祀经等阿细文化逐渐被恢复。同村的长辈昂家顺通晓阿细文化,对阿细先基、阿细指路经、阿细祭祀经深有探索研究。他还通晓乐理,能结合生产生活,运用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创作歌曲,深得村民的喜爱。何玉忠虚心拜昂家顺为师,虔诚地从最基础的祭祀礼仪、阿细先基、阿细指路经、阿细玄术学起,逐渐学习阿细唢呐调、阿细细乐调、阿细乡村故事的叙述传承。

  何玉忠是从1999年农历二月红万祭火活动开始走红的,那年他57岁。

  阿细山寨选定主持祭祀的毕摩,有一套约定俗成的规矩定制:毕摩应该是掌握和精通阿细祭祀礼仪、德高望重,德、能、勤、绩都应该成为本村男女老幼的楷模,也就是“德艺双馨”的长老。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首要条件是夫妻双双健在,不能选鳏夫为毕摩,其意是连自己的老婆都保不住,怎么能保佑全村老幼的福祉安康。

  上个世纪90年代初,县文化局派出相关人员下乡摸底调查,对濒临灭绝的流行于阿细民间的阿细祭火活动进行去粗取精的弘扬与传承。特别是1998年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栏目编辑组专题采访报道之后,红万阿细祭火活动传遍全国、传遍世界,使古老的节日焕发了青春,增添了新的光彩。海内外的朋友迫切想了解阿细祭火活动实况,不远万里从四面八方涌向红万村。嘉宾们称红万阿细祭火节为“东方狂欢节”,这一切让大家认识到“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的深刻内涵。

  在各级党委、政府的关怀和鼎力支持下,红万阿细祭火活动盛况空前,2007年被命名为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民族文化遇上了大好时机,真可谓盛世里的盛会,盛会里的盛事。原来只是每年一度(二月初三)举行祭火活动,可是由于旅游业的发展,一年四季都有各地旅游团队前来观光,为了满足游客的需要,何玉忠虽然古稀之年,但即使白天收割、犁地栽种,傍晚时分也赶回村主持祭火活动,组织祭火队伍演绎钻木取火等节目,让游客大饱眼福,仅2007年就接待了50多个旅游团队。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除了主持阿细祭火、阿细祭龙、祭摔跤神等大型祭祀活动外,在传承阿细文化中,何玉忠也认真整理红万阿采的传奇故事等民间传说,叙述给前来观光采风的人听。近年来,何玉忠接待专题采访的各级新闻媒体人员上百人。2014年11月,云南大学两名博士生来红万村何玉忠家同吃同住一个月,次年3月又来住了半个月,收集整理阿细文化。何玉忠还发动阿细先基传习班学员共同捐资,举办阿细先基邀请赛活动。前来参赛的除西一镇选手外,还有西二镇的大平地、罗多、代新、舍么、关上和西三镇的散坡、腻黑、土木基、凤凰山等村的共60余位选手。在红万阿细祭火广场上,何玉忠带领本村阿细先基传习班学员,为观众和宾客演唱阿细先基。

  在师徒传承中,何玉忠也是学而不厌,诲人不倦,毫不保守,先后培养了本村的昂家荣、石成忠等多名传承人。徒弟卢荣忠利用同音汉字注音记录、整理了《阿细指路经》《阿细祭祀经》等经文,供传承学习和研究。2012年12月,何玉忠被命名为国家级非遗传承人。

(责任编辑:李玉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