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云南十八怪之“火车不通国内通国外”

0

作者:马 莉 来源:中国红河网 2018-11-20

  伟大祖国幅员辽阔,地大广博,位于西南边陲的云南,那就是个遥远的存在,如同诗经里的那位蒹葭美人,道阻且长,不仅遥远,还带有几分神秘。云南的各种风俗也让外地的朋友觉得怪异新鲜,顺便就编了个“云南十八怪”的顺口溜,还有各种版本,比如“云南十八怪:鸡蛋拴着卖、草帽当锅盖、三个蚊子炒盘菜”等,其中,有一怪很特别,叫“火车不通国内同国外”,这是咋回事呢?

  故事是这样的,十九世纪末期,殖民扩张蔚然风行,亚洲成了英国和法国这一抢劫二人组的重点,两国玩起抢地盘竞赛,今天英国占了印度,明天法国就占了越南。偏远的云南也被贼惦记上了,1885年中国法国干了一仗,双方签了个《中法条约》,吵架小能手法兰西,输了仍争得了自越南边界至云南的铁路修筑权。按打架约定,1903年至1910年,打架双方共同修建了这条只通国外的滇越铁路。滇越铁路北起云南省会昆明,南至越南海防,全长854公里,其中:越南境内长389公里,云南境内长465公里。

  打架赢了的中国,失去了滇越铁路沿线的政治、经济、以及军事控制权。但在火车的隆隆声中,西南边陲的云南,刀耕火种的云南,原始纯生态的云南,好似哭嫁的新娘,各种拳打脚踢反抗哭闹之后,掀开盖头一看,咦,这一嫁也还不赖哈。脸上映着工业文明的曙光,忐忑不安的走进了新生活。滇越铁路极大的促进云南近现代化进程,给云南交通、工业、经济、社会生活等带来了巨大的影响,不仅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重要近代工业文化遗产。

  大凡伟大的事业,一般都没有随随便便能成功的,作为世界级,并且是从工业提升到文化遗产的高度,除了各种冰冷工程系数,肯定还有让人泪目的人文情怀——滇越铁路是人类血汗的结晶。精明的法国人将工程招投标后,发包给59个承包商。由法国、意大利、希腊等国人员担任监工和工程技术人员,一时各国海选的众多工程精英,为了一个远大的目标,汇聚到了滇南,可许多人来了,就再没能离开,有80名工程技术和管理人员死于施工场地,长眠在开远、芷村等铁路沿线墓地。在简单开凿的便道上,来自全国各地的30万中国劳工用铁锹、锄头、钢钎、大锤、竹筐、扁担这样的原始工具,劈山修路、凿隧道、建桥梁。吃的差、干得累、拿得少,劳动环境还恶劣异常,没有工会保障的日子真苦啊。加上法国公司的压榨、歧视,伤病交加,造成六七万劳工死亡。仅仅建造长约67米的伍家寨人字桥,就付出了800多条中国劳工的生命,平均每米12条人命,那可是一颗钉一滴血,一根枕轨一条命。这样的付出在世界桥梁建筑史上都是前所未有的。明月夜,多少异乡魂遥望家乡,不管是蓝眼睛,还是黑眼睛,一样泪汪汪。

  滇越铁路从人到物都是海选海淘的精品,二十世纪初科技含量最高的铁路之一。从勘测、施工技术到铁路设施设备,从设计技术到施工材料、通讯保障都采用了当时世界最先进的技术,是当时高水平铁路工程的NO.1。各国工程师来自世界海选。铁路采用的V.L式法制钢轨、1.8米长的钢枕,全是海外私人定制。从法国定制后,漂洋过海,圆通、申通、顺丰、百世各路快递小哥水路搭船,陆路走镖才到云南,这种高级装备可以防雨滑、抗白蚁,高效适用滇越地区雨水多、蚂蚁多的环境。而奔驰在滇越铁路上的蒸汽机车,全是来自法国、美国、英国、德国、瑞士和日本海外代购的产品,代表了世纪初先进米轨机车的海淘精品,其中KD55型蒸汽机车是1897年由日本川崎工厂研制的机车,直到上世纪60年代,还一直欢快地奔跑在滇越铁路上。法国1914年生产的“米西林”载客胶轮内燃动车组,在曲线半径为300米的弯道上,速度达到每小时100公里,是百年来保持这一领先速度的最佳运动员。

  滇越铁路创造了世界铁路史上的许多经典范例。全线开凿隧洞172个,桥梁3682座,涵渠3413座,建设难度极大,堪称高原铁路的典范,有“蛇形的铁路、英雄的司机、不怕死的旅客”之说,环境之险恶,施工难度之大,世界罕见。铁路沿线建造的白寨桥、七孔桥、小龙潭大桥、木花果大桥、人字桥、河口大桥等经典桥梁,成了千古不朽的经典名作。屏边伍家寨的人字桥经历了百年的风雨历程,承受了地震、战争等天灾人祸,始终完好无损。“人字桥”是继赵州桥后载入《世界名桥史》的又一经典名桥,2006年被列入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也是云南省第一批入选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的近代工业遗产,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工程之一,曾与巴拿马运河、苏伊士运河一起,并称为“世界三大工程奇迹”。与印度吉大铁路、秘鲁安第斯山中央铁路并称为“20世纪世界三大高原铁路”。

  滇越铁路的修建彻底改变了云南的交通格局。自古云南与内地交通落后艰难,清末云南的状元袁嘉谷就有过这种滇道难,难于上青天的感受。他从家乡到北京赶考,一个单边就得四个多月,仅出省就走了十天半月,考功名不仅是学识的考验,还得是身体心志的比拼,不仅有徒步暴走,还有马上曝晒雨淋。滇越铁路通车后,老状元从京城返乡,从水路到海防乘火车到蒙自碧色寨,再坐轿子回石屏,不到半月就顺利回家,旅途轻松便捷,愉快的写下了乘车心得体会“新生事物多磨难,说三道四两极反,云滇谁说无前路,列车尽头现曙光”。滇越铁路成了我国西南地区最便捷的出海口,滇越铁路通车后,从昆明到河内仅需要2天,到香港仅需要7天,云南用铁路实现了与世界的握手言欢。

  滇越铁路的通车促进了云南经济的发展和近现代工业的发展。滇越铁路通车前,马帮快递公司是云南最大的物流企业,物资交流就靠马帮快递小哥,赶着小个子滇马,驮运各地的大锡、茶叶香菇猪毛奔走在国际陆运线上。滇越铁路通车后,改变了这一格局,马帮快递直接退出了国际线路,改走乡村包邮,发展总会带来阵痛的。火车运输不仅快,还拉的多,货运量的提升,刺激了云南出口商品的生产,尤其是出口创汇大户——个旧的大锡。个旧的大锡占到当时货运量的百分之八十,据权威统计,即当时的海关记录,1900年,个旧出口大锡2497吨,火车开通的1910年,出口一跃至6347吨。滇越铁路通车后,大量的现代工业设备通过铁路进入云南,如全国最早建立的发电厂—石龙坝发电厂、昆明自来水厂等。火柴厂、五金制造、面粉加工、宾馆、酒店、电报、电话、邮局等纷纷建立,尤其引进德国先进的洗选、冶炼、化验、动力及索道等设备,使云南锡业成为工业化生产的代表,揭开了云南冶金工业使用现代机器生产的序幕。罐头、饼干、香槟酒、咖啡、香烟、手表、钟、缝纫机、化装品、香水、香皂等洋货遍布昆明、宜良、开远、蒙自、个旧、河口等近代商业都市,极大的丰富了云南海淘和海外代购的生活。夕阳西下,蒙自碧色寨的李太太手拿香烟,呷口咖啡,与涂着口红的张家少奶奶,唠着家常,这个画面,似乎一点也不违和。

  滇越铁路不会说话,但却是先进革命思想的宣讲团。近百年来,在它的身边发生了 “河口起义”、“护国运动”、云南铁路第一个党支部的建立,云南省的第一次党代会召开,铁路13次罢工斗争以及滇南战役与云南解放、抗美援越等重大事件。尤其是它带来了云南史上最重要的一次边区支教活动,北大、清华、南开的师生和朱自清、闻一多、徐悲鸿、冯友兰等知名学者取道滇越铁路进入云南,组建了“西南联合大学”,不仅培养了众多精英学者,极大促进了云南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这条传奇的铁路还留下了蔡锷、唐继尧、李烈钧、朱德、罗哲文、闻一多、叶剑英、周保中等历史人物传奇般的故事。越南共产党创始人胡志明,凭着他娴熟的云南方言和丰富的斗争经验,沿这条铁路往返于中越之间,开展革命活动,如今在昆明华山西路、翠湖,蒙自芷村等地,还有胡志明同志开展革命活动的旧址。

  岁月如神偷,滇越铁路开通到现在也一百多年了,经历了起步、发展、兴衰到衰落的过程,滇越铁路已渐渐失去它最初作为运载工具的意义,但其拥有重要的历史价值、文化价值、旅游价值是毋庸置疑的。如同一位曾经世界闻名遐迩的名伶,褪下华丽的戏装,走过熙熙攘攘的时间隧道,芳华依旧,个中精彩传奇,身后故事依然在传唱流芳。 (马 莉)

(责任编辑:李玉清 审核:喻自洲)

中共红河州委宣传部主管  云新网前审字 2008-0015

滇ICP备11001687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2510473号 中国红河网版权所有